HOME > NEWS

拿些低俗话题骚扰下 Hockey 最新的 am – 朝气蓬勃的 Diego Todd

Diego_ao8p9572_acosta_

 

想成为“默默无名的狠角色” 在今天是不太容易奏效的,多是因为 Instagram 把所有秘密都泄露了。不过 Diego Todd 保密工作做得还是不错的。

你可能在 Hockey 视频里见过戴眼镜的他,也可能完全没听说过这个人。所以我们找来他聊聊,看看 Jason Dill 和 AVE 对于这位新才子打算如何处置。

虽然可能出镜的视频都有点恐怖片的味道,青春气息的 Diego 本人还是相当稳重的。看看这位入队硬核品牌 Hockey 还正处青春期的年轻小伙子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鬼东西。

Diego Todd Nike SB 和 Hockey 合集

你觉得你的眼镜有帮助你能在同龄同行人当中更出彩吗?

我不知道。以前确实有过帮助但我感觉现如今很多人都戴眼镜。我曾经还特别介意,以为别人会因为我戴眼镜而不喜欢我。我试过戴隐形但太不舒服了。

 

因为它们让你看起来像书呆子一样吗?

我觉得我确实有点书呆子所以无所谓了。

 

你多大了?

高中刚毕业,现在十八岁。

 

现如今的高中是什么样的?

到处都是电子烟。老师们也是开始了解什么是 Juul(电子香烟的一种,外形极像 USB)。在之前如果学生被抓到他们就说那是个 USB 然后就蒙混过关了。

636558672441752040-MJS-JUUL-01ofx-wood-JUUL

 

外形极似 USB 的电子烟 Juul

学生们课上也吸吗?

吸的,吐在衣服里面或者藏起来。藏起来就是憋着不吐直接咽下去。

你吸过吗?

当然试过。劲太大了,很爽,那也是为什么我从没给自己买过一个。电子烟劲大味道也顶,所以更伤身体,你能一直不停的吸到上瘾。换我的话就恐怕天天嘴里含着那个了,所以比起来香烟更好一点。

ACOSTA_diegotodd_wallridenollieindy_losangelesca

打架呢?高中里还有学生挨打的吗?

我的高中没有。我肯定每个学校情况不同罢了。你被打过?

其实… 没有。你呢?

有啊,我几个月前还输过一场架,挨打了。手指断了不过两个礼拜就好了。

那你有胖揍过别人吗?

正儿八经的吊打倒没有但绝对有狠狠往别人脸上给过一拳。一拳之后感觉很爽,但过会再一回想,“卧槽,真不应该那样做。”然后就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

自从校园枪击案发率增长后,你们接受过训练如何在那样的情况保证自身安全吗?

我住的那一片有学校收到过威胁但我们从没接受过任何训练。不过多数情况都是小屁孩们吓唬人又不来真的,我们就逃几天学好了。

有一次就有个小子带了把枪进了校区,但我不觉得他是要大规模射杀。我觉得他只是针对某一个人。总而言之最后什么也没发生,他被截住了。

所以有些人单纯是恶作剧就为了大家都可以不上课?

嗯,我是这么觉得。挺胡来的。

他们怎么威胁,打给学校?

不是,通过社交网络。

所以就有人在网上写,“我明天要扫射学校”?

这我真的不清楚。

感觉比以前老套的炸弹威胁还煞费苦心。所以你现在毕业后在干什么呢?

我就滑板。我想去大专但我得先想明白我想干什么甚至我想不想去。可能做些跟写作相关的事吧。我有记录自己梦的习惯因为我的梦有时候挺夸张的。它们真把我都吓尿了。

你有过春梦吗?

没,我还挺想有的。我跟我朋友聊过,他们说有过一晚上两次。

想有春梦还是有办法的。

比如很久不打飞机?

或者睡前看黄片但别打飞机。

哦,有机会我试试。

Diego_Todd_nollie_flip_sml

 

你有对着滑板片打过飞机吗?

没,那也太狠了。

我知道一个家伙曾对着 Photosynthesis 来过一发。

对着 Photosynthesis?真的假的,为啥啊?

photosynthesis3

 

AWS – Photosynthesis

至于文中说的东西你要真那么闲可以试试…

我想他就突然有一天想试试吧。

太野了。

你觉得哪部滑板片最适合手淫?Pretty Sweet?

Pretty Sweet?不可能。慢动作太多了加上相机角度很奇怪。

3934-1024x768_Catamaran

也许有些人的高潮点在 Pretty Sweet 里?

可能得更原始一点的片子比如 Eastern Exposure 3?

我不清楚。我看滑板视频是为了忘记姑娘那些乱七八糟的。这恐怕对我是不奏效的。

underachievers_2048x2048

或者你口味比较硬核的话可以试试 Eastern Exposure 3…

你刚开始滑板的时候,是看的整片还是 Youtube 上的片段?

我会看 Youtube 加上一些片子。我从没有过 VHS 但我会经常看 Mindfield,那是个大片。我有 Blind 的 What If?的 DVD。我很喜欢那个片子。

61w4BNV1eVL._SY445_

 

 Blind Skateboard 出品的 What If?

Blind What If?里面那个叫 Carlos Ruiz 的家伙,他太狠了,那个片段太疯狂了。他尝试 swtich 50-50 Heath(Kirchart)的斜台,毫不犹豫的往上踩然后摔个半死。

heath

Heath Kirchart 这样的狠角色都在这个怪物 hubba 面前吃过屎

ruiz

更别说 Carlos Ruiz 想 switch 50-50

征服这个怪物 hubba 了…

看起来他根本做不成,但他偏偏就做。那可能是我最喜欢的片段了。Mindfield 有很多精彩片段,很难选。

aws-mind-field

 

AWS 另一部著作 Mindfield

你觉得 Rob Dyrdek 的片段怎么样?

我其实还蛮喜欢那个片段的(哈哈)。

Rob-Dyrdek-rob-dyrdek-1243697_517_365-1-

 

来自街头成为人生赢家的 Rob Dyrdek

你喜欢他里面的什么?

我觉得单就是他还愿意去拍这样一个东西就很牛逼。他那会已经在做那些 MTV 的商业娱乐节目了但还是去拍了自己的滑板片段。他完全可以不用那么做,不去拍对他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但他还是拍出来了。大家都会对他说,“回到街头才像样嘛”,然后他就会说,“去他妈的街头”。我经常就爱那么说。

Diego_Todd_boardslide_Colen

 

为什么你经常摔跤?你很喜欢摔跤吗?

不是,我只是滑的不是特别好罢了。但是我感觉我挺会摔的,我很少会受重伤。

 

那你发的肩膀 X 光片和后背手术照片又是什么情况?

肩膀是滑雪时候伤的,加上腰间突出,医生说那是注定会发生的。我本身腰就有毛病。病情加重的时候我在欧洲所以我不得不在德国做了手术。那里的医疗服务比我在美国接受过的好太多了,而且便宜的夸张。弄到最后只花了 $700,但如果我是在美国做的估计就得要 $50000了。

16110420_858619530947125_3978200654622490624_n

 

貌似多数滑手的重伤都不是因为滑板而来的…

26073491_407711456331567_8166222315764318208_n

Diego Todd 的德国手术战利品

Diego_Todd_dropin_sml

所以那边的医生们给你喂了不少上好德国药吧?

嗯,手术结束后还给了我一瓶啤酒。

Diego_Todd_kickflip_sml_2

 

你会说你目前在追寻滑板职业吗?

我在尝试中。

 

父母那块你是不是也得下功夫去说服?

跟我爸是肯定的,但我妈还好。我一直都在滑,她清楚我在板上有多开心。

 

那你如何说服完全不吃滑板这一套的人?

我估计就告诉他们你是被赞助的,你在为公司拍东西什么的吧。这应该也是最直接的版本了。虽然事实如此,但我还是希望能像以前那样四处跑给孩子们做表演什么的,那就很棒,但现在这些也不多了。

3hook ups retrospective tour 1995-1999

Hook Ups 早期 demo 是出了名的燥

那会 demo 满街都是的时候我还没滑板呢。就那种四处 tour 不单是为了拍东西,就在随便什么地方搭一些木头道具然后就快活起来。

1hook ups retrospective tour 1995-1999

Hook Ups Retrospective tour

我跟朋友前一阵还在看老视频,他说以前那会的感觉就像一个乐队。做 demo 就像乐队演出一样,然后晚上就去派对。

2hook ups retrospective tour 1995-1999

1995 – 1999 黄金时期的 tour

Dill 和 AVE 给了你什么生涯建议?

告诉我怎样别搞砸吧。

Untitled-15

Jason Dill 和 AVE(Anthony Van Engelen)

所以是怎样才算不搞砸?

我不知道。这个得保密。只要做人别太自私就好。

 

1,476 views Post By: 李, 亚辉 @ 二 01, 2019
Shar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