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NEWS

30年后的今天Omar Hassan有话对CJ Collins说,”Larry Vs the Kid”公路之旅!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_1_750px

Omar可能会与CJ有意见上的分歧,但正反feeble grinds一出也就没什么毛病了

距离上一次Volcom的公路之旅已相隔年代久远,带着一群欢乐的“混小子”们从一个地方游荡到另一个地方,所有能做的也就两件事:滑和躁。CJ Collins和Omar Hassan作为队伍中年龄悬殊的两代人,也从另一个视角向我们展示了30年的tour是什么样,30年后的tour又是什么样,但我们也发现,年龄并不意味着什么,一路疯狂地玩,疯狂地躁,一直向前就好。

.

Volcom 最新整片”Larry vs the Kid”

Omar,你认识CJ多久了?

Omar:从他还在娘胎里吧。我们经常一起滑碗池,他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个天生的碗池杀手。

Volcom_Wanderlodge_quote1_750px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多大?

Omar:可能是他8岁的时候吧。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2_750px

CJ在蒙特利尔Olympic Stadium顶层上做的一个完美kickflip to fakie

他那时是什么样的?

Omar:他是个安静、善良的小家伙,说话做事都很有分寸。有点儿害羞,但滑得很棒,不会主动去接近别人。当时他还没有真正的发言权,很尊重我,也不会嘲笑别人,一个喜欢用实力说话的小家伙。

 

近几年来他有什么改变吗?

Omar:天呐,这就有意思了,你知道在圣经里人们会说,被踢出天堂的天使就成了魔鬼,当然也不是说他现在学坏了,只是他学会玩儿了,曾今我也很疯狂,但时代不同,有些东西也不一样了,他做着自己的事就对了。

 

第一次见Omar的时候你觉得他有多大?

Omar:我们在说公元前的哪个恐龙时代? 不说了,走吧走吧…

CJ: 我大概以为他30多岁。我不知道,从来没有问。

Omar:他不太懂数字。

CJ: 我不知道每个人的年龄。

Omar:他学的那数学没啥用。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3_750px

 

Omar冒着雨和伤痛,在林肯市为这场“抢钱”比赛而战!晚些时候还饶有兴趣地谈论了这件事

 

你在CJ小的时候指导过他滑板吗?

Omar:他从来就不需要别人教,他只是在做他自己的事,这就像是所有踢球的小孩父亲与教练之间的关系一样。但他的父亲很不一样,并不想从他身上创造或得到什么,他只是单纯喜欢滑板和朋克,CJ只不过是受到父亲的影响罢了。

 

第一次加入滑板旅行是什么时候?

Omar:当时大概14岁,总是和一些比我大的朋友坐在面包车里,他们会照顾我,就像CJ现在一样,你可能一上车就会被玩弄,那是因为他们喜欢你,时间长了以后就明白了。

 

年轻的时候在面包车里有没有被其他人折磨过?

Omar:当然的,有个叫Mike Lohrman的家伙,他过去总是冲我大喊大叫。有一次我在碗池里滑,他会大叫,“小p孩,别再在里面滑了!” 即使我摔了一跤,自己爬了起来,那些老家伙还是会冲我大喊大叫,然后直接drop in进来,但我觉得这也是学习经验的一部分。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4_750px

你在CJ小的时候指导过他滑板吗?

Omar:他从来就不需要别人教,他只是在做他自己的事,这就像是所有踢球的小孩父亲与教练之间的关系一样。但他的父亲很不一样,并不想从他身上创造或得到什么,他只是单纯喜欢滑板和朋克,CJ只不过是受到父亲的影响罢了。

 

第一次加入滑板旅行是什么时候?
Omar:当时大概14岁,总是和一些比我大的朋友坐在面包车里,他们会照顾我,就像CJ现在一样,你可能一上车就会被玩弄,那是因为他们喜欢你,时间长了以后就明白了。

 

年轻的时候在面包车里有没有被其他人折磨过?

Omar:当然的,有个叫Mike Lohrman的家伙,他过去总是冲我大喊大叫。有一次我在碗池里滑,他会大叫,“小p孩,别再在里面滑了!” 即使我摔了一跤,自己爬了起来,那些老家伙还是会冲我大喊大叫,然后直接drop in进来,但我觉得这也是学习经验的一部分。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5_750px

 

离开空调出去拍片的Axel正在走进夏日西雅图汗水的怀抱中

这只是出于无聊吗? 是什么让你决定开始骚扰你的队友?

CJ: 实际上,这一切都是从Omar开始的。他开始戏弄我,我进行了报复。然后当别人惹我的时候,我也会反过来惹他们,就是一个游戏罢了。

Omar:不,后果很严重…

 

你和Omar是在做任务吗? 你们看起来像是在吵架

Omar:是啊,但就像他说的,只是个游戏罢了。有一次他拿了我的帽子,开始搓他的球,用帽子擦屁股,我就想,“好吧,小子,这太过分了” 他回应到,“那你要拿我怎么办呢?” 他开始变得有点暴力,开始拳打脚踢,还伸手去掐喉咙。

 

因为他是未成年人,你还不能还手对吧? CJ,你认为骚扰别人而不被反击是有期限的吗? 你知道当你18岁的时候,会有一群老男人等着为你喝彩吗?

CJ: 我希望不会! 我希望它仍然有趣。

Omar:他要开始学习柔道之类的了,像Chris Russell那样的。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6_750px

Volcom_Wanderlodge_quote2_750px

Omar,你在这儿也有一段时间了,和Dustin Dollin或者Bam相比,你觉得CJ这个小子作为你的现有对手怎么样呢?

Omar:他正在成为这个时代里,我最伟大的对手之一。

Volcom_Wanderlodge_quote3_750px

Omar掐你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Omar:我可能掐到他了,但不是很严重。他向我吐食物,我告诉他,“不要再向我吐食物”,“当时朝我吐了什么? 牛肉吗?”

 

CJ:没有,是我从披萨里拿出来的朝你扔。

Omar:不,你是在向我吐口水,小脏嘴。

 

CJ: 然后你说,“好吧,再来一次,我就会带你在整个餐厅转一圈” 于是我又做了一次,之后我和他一起给餐馆扫地。

Omar:我用他的脸来扫地,不,我用来拖地,抓住他的小脚,和他一起打扫餐馆。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8_750px

前两次没成确实有点影响情绪,但毕竟是SOTY的运转方式,Grant Taylor第三次fs flip成功跨跃迈阿密

所以他还没有学会从崩溃的边缘走出来

Omar:我想他只是喜欢别人练练他。

CJ: 真是太有意思了!

 

你提到CJ偷了你的帽子,我也听说有人偷过CJ的红牛毛线帽

Omar:这就像是超人碰到氪星,那是唯一能让他生气的事。

 

如果你没有帽子,你就不能滑吗? 一定要戴着吗?

CJ: 不,我会滑…

Omar:他只是没有那么卖力。

CJ: 是啊,我可以不戴帽子滑板,但是当它被扔掉的时候,我就会很郁闷,因为那样我就会被骂或者其他什么的…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9_750px谁会骂你?

CJ: 我爸爸给我发短信说,“你没戴红牛beanie啊?”

 

你15岁了, 对吗? 明年你就16了,有买车的计划吗?

CJ: 当然,实际上我打算在这次中国之行后就买辆车。

 

你看上了什么车?

CJ: 丰田Tacoma!

Omar:跟他说说你的哈雷。

CJ: 哈哈,是的,我已经有一辆哈雷摩托车了!

 

天呐,这样不会违法吗?

CJ: 不,我绝对不会违法使用。

Omar:不过他已经在开阔的乡下骑上了…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10_750px

Chris Pfanner为温哥华canabis合法化献上的第一个巨型frontside ollie

所以你以后不会买兰博基尼吗?

CJ: 鬼才买兰博基尼!

 

在旅行中,如果来到一个街上的spot,但完全没有感觉,你会怎样消磨时间呢?

Omar:我们会互相支持,如果有人要抢劫我们就下车去支援。这就是为什么流浪旅行很酷也很方便,你只需要在自己的旅馆房间内嬉戏打闹,因为总是在不停地行进,一旦有人要做什么东西,所有人都会离开,然后自己回去。有了公共汽车,气氛会变得更加紧张,因为我们都会在相同的地方停留,看着对方在做什么,然后你知道的,如果要回旅馆,大家就都一起回去了。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11_750px

 

Simon Bannerot的hand plant永远是最dope的,就是最单纯的dope

Omar,你能告诉我一些关于Larry的事吗?

Omar:我真的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这只是一个别人强加在我身上的另一个我,它寄生在我身上了。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我试着忽略它,但大多数时间我都不记得它。

所以很难记得当自己变成了Larry?

Omar: 当在旅行时,如果只有单调地滑板,找不到其他乐趣的时候,我会做些其他有意思的事,如果一不小心上头,Larry就来了。

Volcom_Wanderlodge_quote4_750px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12_750px

Collin Provost对于极速大弯了然于心

我听说Larry很喜欢说唱?

Omar: 有时侯是这样,只是一件有趣的事,但不是认真的。并不是说我很快就会出唱片什么的,我只是在胡闹,做这种事情很开心。到了一定程度,人们会坐在那里听我说话,如果你真的够傻到坐着听我说的,那么Larry就要去你哪儿了。

听起来很棒,你还鼓舞了士气,年轻的时候参与旅行,会去party吗?

Omar: 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从来没有玩儿的太过头,但每件事都有固定的时间和地点,一切都是适度的。你只要找出适合自己的方式就够了。Louie Lopez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不是一个喜欢party的人,但是如果有几天他滑得非常卖力,感觉精神状态也还不错,他就会休息几天,放松地party…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13_750px

Alec Majerus在蒙特利尔的每一天都是炸到不行!

你也是当爹的人了对吧?

Omar: 是的,我有一个8岁的女儿。

当你在旅行的时候,你有没有故意控制自己某些的行为,不让孩子看到?

Omar: 不一定,但是她是个好孩子,我们去旅行的时候也不会发生什么过分的事,这也是我要担心的一点,但没有什么事会越界,任何家庭成员在内。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14_750px

他们不介意你假装“吸雪”的动作吗?

Omar: 哇,那件事我忘了,当时不应该那么做的…

 

CJ,当你在demo现场给同龄或更大的孩子签名的时候会觉得奇怪吗?

CJ: 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我觉得太酷了。我喜欢做那些事,外面的孩子们都喜欢这种shit,真让人恶心!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15_750px

你在滑板旅行中见过的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CJ: 我记得最疯狂的一次是Skatopia滑板场,我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东西。那时我13岁左右,Dustin Dollin,Collin Provost和所有Volcom的工作人员一起去的。我在里面看到一些裸露的人,我还看到一些疯子,朝对方射烟花,在入口疯狂往地上扔M-80s炮仗。

 

炸到汽车怎么办?

CJ: 我们在Volcom面包车里,一个伙计想借我们的车点火,幸好车里电池用光了,他借不到火就因此作罢…

 

你得在某个情况下逃离Skatopia对吧?

CJ: 那是肯定的。我和我老爸在外面,看到有个妈妈把她女儿丢在场子里,大概18岁左右,我他妈当时惊呆了!

Omar: 她也是送来的祭品之一。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16_750px

Henry Gartland 一直表现稳定,frontside blunt到位!

CJ,你有过其他工作吗?

CJ: 没有,家庭作业都还没写呢!

 

那不算!你还在上学吗?

CJ: 我不上学,但我自学。

 

Omar,你呢? 你除了滑板还有别的工作吗?

Omar: 我小时候在圣安娜乡村俱乐部为我父亲工作过一段时间,是一个高尔夫球场,但大部分时间我都在滑板。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17_750px

Louie Lopez在渥太华的岩石上的frontside 50,也算圆了他的一个梦想

能告诉大家你是如何取得成功?是如何够坚持并实现梦想的吗?

Omar: 说实话,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和那些我为之奋斗的人滑得不相上下,而且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持,和他们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我一直很尊敬Mark Gonzales和Steve Caballero,你可以看到他们对未来的规划,看到他们的轨迹是如何运作的。只要你一直滑板,与之保持足够的关联性,成为它的一部分,这样一来它就不只是一件你所能计划的事,而是切身实地地存在于在你生活中。

 

那么,CJ,你愿意接受奥马尔的建议来维持你的滑板生涯吗?

CJ: 是的, 当然!

Omar:  他传递着希望的火炬,我很久以前就传给他了!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18_750px

Volcom_Wanderlodge_quote5_750px

 

CJ,这篇文章里有张照片,你赤裸上身在餐厅里喝汤。这是怎么回事?

Omar:  他可能只是在炫耀他的腹肌。

CJ: 我都不记得了…

Omar: 他在炫耀他的六块儿童腹肌。

CJ: 我想如果我喝汤的时候脱下衬衫,只可能是出了很多汗。

 

所以15岁的你觉得喝汤太热,你就可以在餐馆里脱掉衬衫?

CJ: 也许吧。我的意思是,我做了,但他们什么也没说。当我知道这样做不好的时候,我已经脱下衬衫很多次了,但是我还是想这样做,也许只是为了给服务员小姐姐捣乱吧!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19_750px

Pfanner来到了底特律!

你和这个老男人还分不开了对吧?Omar,你14岁就开始旅行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觉得有趣吗?

Omar: 当然,这从来都是件有趣的事,否则我就不会去做了。对我来说,滑板并不是一项真正的工作,我也不会把它发展到让我压力过大的程度。因为当你把它看得太严肃的时候,意味着失去了它该有的乐趣。在路上总是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现在有这么多的滑板公园、滑板地形和滑板场地,滑板这项运动的热度仍然很高。

 

CJ,你像Omar这么大的时候会呆在车里吗?

CJ: 希望会发烧到昏头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20_750px

公园碗池仿佛一个巨制DIY烟灰缸

Volcom_Wanderlodge_quote6_750px

Omar,对于正在发展阶段的CJ,对他有什么建议吗?

Omar: 他比很多人都要更加自然和具有天赋,享受着自己的生活,我觉得这种情况短期内不会停止,所以你不能给他任何建议。他正在自己的生活中。当你长大了,滑板是你生活的一部分,你已经有了那种驾驭它的能力,那么它就会随着你的能力而增长,必须要学会去掌握它,对于该做什么,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21_750px

那么CJ,Omar能做些什么来避免被肉吐到脸上? 对此你有建议吗?

CJ: 我没有什么建议

Omar: 净胡扯

CJ: 他有更多的生活经验,所以我并没有什么可以告诉他的

Omar: 这是一个完美的答案。

下一个流浪者旅馆会在哪儿?

Omar:  在你附近的一个小镇上

Volcom_Wanderlodge_photo22_750px

Simon说小心扶手尽头的那根bar, Bannerot boardslid整根杆,因为他知道Wanderlodge一直在等他,上了车之后,嘴里还念叨着,“下次见,bitch!”

 

 

文章来源:Thrasher

图片: Cabral

1,410 views Post By: 李, 亚辉 @ 十二 08, 2018
Shar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