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NEWS

和Bill Strobeck聊聊Supreme即将发布的新片 “BLESSED”

Sherb_BStrobeck_Security_1

在现如今的信息时代 – 能让一个几乎拍摄了三年的片子保持得如此神秘 – 可以说是几乎不可能的。除非有这些因素,没人知道Supreme的下一部片子“BLESSED”会带来什么内容,袖里已经藏了不少好料要在年底放出了。我们逮到Bill尝试获取尽可能多的情报,聊聊视频的幕后和这个视频之后的方向。
 
感觉滑板每年都比去年发展的还要快。从当初的“cherry”到今天,有什么让你意外的变化吗?
我感觉滑板方面还好吧。我们拍“cherry”的时候,网络上的社交媒体已经够疯狂的了,更别提我们还用了两年半的时间去做“cherry”。拍“cherry”的时候看着那些视频一个个的出来,你不得不想很多东西。以前那会你根本不担心谁谁会在某个地形做一堆变态动作,只要你在他之前把你在那个spot拍过的东西发出来就行。
 
那你看新视频的时候也是这种思路吗?
对,下一个动作出来前,我就会想,“这哥们估计滑的都是我们滑过的东西。” 但现在可能有人Po一个地形照片,有人看到了 “我都快忘了这个地方了,那明天去滑这里吧。” 我们曾经在一个地形滑了很多次,然后突然间就有人跟我说 “哥们,那地方快有六年没人滑过了,自从你们滑过后,大家都开始去那了。”
 
你觉得为什么会是这样子?我自己也是这么感觉的,一个地形一直在那里,一个人去试了 “你只有20分钟机会” 然后一下就所有视频都出现了,感觉像一种集体的潜意识。
我不知道,我自己更喜欢经典的地形。比如我去LA,我就想去学校操场。15甚至20年,人们仍会记得那些地形:“法院,那就纽约的,学校是LA的”, 那些不起眼的迟早会没有的,但30年后,这些经典的还是会在那。我做出来的的东西,我想让它长久。我看过不少牛逼的片段,就是不怎么喜欢片里的地形。
 
那你包括滑手们会下意识优先去这些地方拍吗?
不会,他们有自己的审美观 – 他们一直都觉得那些地形挺酷的。在“cherry”的时候我第一次跟Sage去拍东西,他就Impossible把学校的桌子给过了。Aidan算是在视频里长大的,他现在想法也更成熟了。他们已经很清楚自己想做什么了。
 
你从不会说 “这个地形看起来很单调”
不会的。酷地形有的,只是视频里很难表达出来。举个例子旧金山的有些大坡其实比视频里看着还要夸张。那使得GX的视频更加疯狂,因为光看视频你就知道它们有多抖,但你实际本人去看会发现比视频里还要可怕。他们那些人也去LA的山坡,但那些对他们简直小巫见大巫。我完全可以欣赏一个在奥兰治县,加州这样地方拍的视频,但我就是没法喜欢上,完全不是因为滑手,因为地形。
 

 
纽约最爱的spot是哪个?
我一直挺喜欢Bronx的抛面接台子。没有人会赶,我可以想怎么拍怎么拍。完了就是the Banks,金字塔台子和TF West。我很喜欢纽约,虽然有时在这效率没法很高。
 
你觉得“cherry”会永世流传吗?
我觉得会。因为里面有Dylan,他的过世很不幸,但记忆永存。
 
我相信他也影响了这个新片很多。
他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不管他在不在里面。片名就是因他而起,我们都很想他,我自己也是。Supreme给周边朋友家人们做了Dylan的致敬T恤。我们开始为这个片子积累起素材的时候,我能看到很多Dylan的影子,比如一些他曾经滑过的地形的动作。还比如Rowan在一个地形做成一个动作,他滑走的背景里也有Dylan滑过的东西,都是细节上的东西。这些都是自然而然就发生的,我想让他为这个片子感到自豪,我希望他可以感受得到。
 
你拍这个片子的手法方式跟上一部有变化吗?
没,不过有趣的是,现在你感觉你得跟特定的一群人出去。他们这拨人聚在一起的时候,那是最牛逼的时候。不过有时候有些人就想 “哟,我想去这滑” 完了就不顾别人自己去了,因为他们知道有些地形大家就算都去了,不少人也只是在那坐着。
 
Screen Shot 2018-11-13 at 4.31.57 PM
 
巴黎这几年作为滑板城市越来越繁荣,你为什么开始去那越来越多了?
Vincent,Kevin,Greg和那拨人在那有自己各自的事情。看似很平静,但那些Bloby片子很奇妙。因为République广场,那里的曝光也越来越多,所有小子们都在那滑,基本是个滑手大熔炉。
 
我记得我第一次去那完了回去之后朋友问我那怎么样,我就说 “想象Union广场有几个台子,而且你不会被赶。” 想想这要是搁在纽约情况得多好。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现在估计就在那里做这个采访了。就像the Banks一样,如果周围都开放开来并且能滑,我们估计就都去那滑了。
就算那会the Banks没有大范围开放,呆在那也挺牛逼的,感觉没有人会管你看着你。大白天的就有人在那涂鸦,巨大的那种。滑板本身就是一个让大家聚起来,想干嘛就干嘛的事。
 
这几年有什么视频让你很有感觉吗?
GX视频,特别是Pablo Ramirez和Sean Greene。他们在 “Adrenaline Junkie” 做的东西太震撼了。我自己的Ins都不常po跟我不相关的东西,但他们的我就po了,因为真的太牛逼。他们对SF地形的创新使我现在对那个地方十分期待。我们这次拍摄的时候也去了,有几次我真的想住在那里了。
 
但很多从那回来的人都是相反,说那边现在很先进了,并没有那么粗糙野生。
不是的,那里还是很原生态的。发达只是一部分,想象下有着没有牙的独眼矮子吸着毒在那种地方四处游荡。你在纽约找不到这种感觉,我喜欢那种 “我得四处留点儿神” 的那种感觉。
 
Sherb_TJones_BStrobeck_HoustonPark
 
你们在拍这个片子的时候,纽约当地总会有关于TJ的传言。跟他一起拍 “BLESSED” 和其他的项目比起来有什么不同吗?
TJ很努力。我定早上4:45的闹钟。有时候,闹钟响的同时,他的电话就过来了。“哟”“怎么说?”“我洗个澡就过来”他可住的不近,他住在Bronx。所以他就滑到离他家六个路口远的车那里,上了车又打给我,“哟,我路上了。” 我们那时打算去麦迪逊广场拍一个动作,他没有成,所以我可以透露。那的保安太夸张了,我们连续八天都去了那里,到了最后一天,保安就直接守在外面。每天早上5:15我们就在大屏幕广场集合。他三阶热热身,完了ollie个椅子什么的。早上5点多热身真是太夸张了,尤其打打游戏一晚不睡完了再开车到那。等天再亮点的时候,他会说,“我们绕过去吧。”我们过马路到地形,清理下四周阻碍,完了他就ollie那个double set,每次都是一次成。完了就开始试巨狠的动作,保安就会过来了,TJ就 “你直接报警吧。” 保安就跑下去Penn地铁站,把警察带上来,TJ又试了5次这样,警察就 “各位,你们得走了” 有时候我们还会被追着赶。
 
太疯狂了。
有一天去到那,地上布满水迹,因为前晚刚下完雨。我说 “你要试吗?”他说 “必须的,我这么早起就是为这个来的,搞点毛巾啥的” 我去了买了些毛巾和拖布。我们就开始擦,差不多也开始干了,他就开始试,完了保安就出来了。那哥们知道我们,对付的人真的跟我们一样固执。不过行不通之后,我们就去市中心洗车处的抛面过杆之类的又拍了些。总之他意思就是 “哟,我可不想两手空空回家。”
 
Screen Shot 2018-11-13 at 4.29.54 PM
 
总而言之,这绝对是个更大的片子。
我们不像上一部那样一直都在一块。Johnny(Wilson)和Logan(Lara)帮了我不少,十分默契。
 
你有挣扎吗,要把这一部区分于“cherry” ?
这部跟 “cherry”很不一样。我更注重给观看者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特别是现如今片子都是动作,动作,动作。如果你不在场的话,你不会知道那一个成的动作背后付出了多少,我只是想表达出更多动作以外的东西。看 “Questionable”,Carroll在片尾漂他的头发眉毛之类的,那类东西也很重要。
 
有什么特定的动作,地形或者滑手来让那些东西表达的更突出吗?
这部片子的话,并没有实际的叙述角度 – 没有特定的事情 – 但有着潜在的故事。片子开拍初期,你不知道你该从何入手。你跟着感觉,但感觉也一直在变化。这一部我有特意去做些特别的东西,比如有那么几个特定的动作我觉得他可以做,“嘿,我觉得这些动作在这里那里做会特别棒,接下来两年半的时间,可以做到吗?这些动作我保证会放到很牛逼的爆点上,你们会喜欢的。” 有些动作用了三次旅程,但到最后,我们都收到了。
 
在你的视频里,滑板之外的事物处处可见。你对此有什么特别的启发驱使你去强调动作以外的事物吗?
你需要特定的人去拍。动作前后发生的事情就跟动作本身一样重要。我并不是只对滑板动作本身着迷,我更在意记录下跟我滑得那个人的生活方式和性格等等。我已经拍了20多年来,我也想娱乐我自己。我不能就只是 “去这里拍这个吧” 完了第二天 “去那里拍那个吧。” 我也想娱乐滑手之外的观众,提供给他们很多除了看不懂的动作以外的事物。让他们能感受到,并为此着迷,我需要这些额外的事物。我觉得我很幸运身边有这些有趣的人。我自己也是粉丝,我也喜欢我身边这帮小伙子。

906 views Post By: li, andylee @ 十一 15, 2018
Shar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