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NEWS

那些著名的外号背后的故事(上)

可能真名的确太难记,也可能在滑手放狠招时听旁人顽强地说出一串拗口的名字很奇怪,从滑板出现的第一天,滑手间就喜欢以外号相称。从一开始的口耳相传,到后来甚至书面上“嵌进”滑手真名中间,外号终将伴着滑手的故事从OG口中传递给下一代。
nameseditedjenkem2
滑手外号,不仅成为滑手风格的最佳注脚,更代表他们人格的具象。就算你知道他们外号的故事,但你肯定没我知道的多,看完这篇文章,你会得到滑手自己提供的第一手信息,卖他们的签名款的时候,也能说出更多“内幕消息”。

Wee_Man_name_transparent

Jason Acuna AKA Wee Man(小不点)

   
你什么时候开始带上“Wee Man”的帽子的?
WM:11、12岁的时候吧,我还是个在托伦斯地区滑板的普通小孩,每天就在World Industries的仓库附近瞎晃,老想混点贴纸T恤什么的。所以我和朋友们总爱跑到仓库后门那儿玩,Sal Rocco(World Industries老板Steve Rocco的弟弟)看到我总会大叫“快来看啊,Wee Man来了!”就这么着,T恤没混上几件,混上个外号。不过也不坏,后来他们做的Big Brother老大哥杂志推出,Wee Man这个名字第一次印在了纸上。
   
Wee_Man_Big_Bro
   
你会介绍自己为Wee Man吗?
WM:很多人介绍我会说“这是Wee Man”,但我自己可不会这么介绍自己。自己叫自己外号显得有点太过傲慢,就像自己给自己起外号似的,那感觉太奇怪了。想象一下有人吹嘘自己,对旁人说“就叫我黑夜(NIGHT)吧。”那我肯定会想“去你妈的黑夜(NIGHT),我最多叫你三好先生(NICE)”自己吹嘘自己可不是好习惯。
   
那你女朋友会这么叫你吗?
WM:我呲过的所有妞,都会尊重我“我不会在任何场合叫你Wee Man,只叫你Jason”,没有例外。我也不会和那些叫我Wee Man的女孩约会,因为我感觉那样她们只是喜欢外号指代的那个角色,并不喜欢我的真人,我想我也从来没在床上被叫过Wee Man。
weeman
   
滑板圈外,会有路人叫你Wee Man吗?
WM:太多了,以至于我朋友都不想和我一起走。我们有时想滑点街,但围观我的路人常常会把地形挡的水泄不通,这时他们就会悄悄溜走,留下我被疯狂的群众轰炸。很多路过的司机也会摇下车窗大喊“Wee Man”,我就亲眼看过两次因为转头叫我追了别人尾,哈哈。
   
如果你没有外号,你的职业生涯会这么顺利吗?
WM:肯定不会,如果没有这个外形或者这个外号,我觉得我甚至都不会有职业生涯。我相信有得必有失,这对我来说更像是馈赠,我没有普通人的身材,这辈子也没干过像普通人一样朝九晚五的打卡的工作 ,这个世界总想告诉你你不能做什么,而你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做给他们看。
   
Ducky_name_transparent

Zach Kovacs AKA Ducky(鸭仔)

   
你什么时候得到Ducky的外号的?
好像是11岁吧,板场的一些大孩子给我起的。当时我戴了4年牙套,没橡皮筋固定那种,所以嘴巴有点被牙套顶的凸出来,嘴唇显得很大,加上我总不停地说话,呱呱不停,的确有点像只鸭子。
   
820mug
   
后来怎么大家都开始这么叫你了?
我每次认识新朋友都会介绍自己是Zach ,我身边的朋友就会马上打断“他才不是Zach,他是Ducky”没多久,就没人叫我真名了,意外惊喜是,这外号还挺招女孩喜欢,她们记不住我的全名,但从来不忘记叫我Ducky,我第一次见我现在的女朋友,我就说我叫Ducky,现在她父母都这么叫我了。
   
ducky
   
那你们床第间还会这么叫吗?
她连发脾气骂人都这么叫。有一次我们正在兴头上,她开始呻吟“Ducky”那个瞬间我的确感觉非常古怪。
   
那你会在自己作业上署名Ducky吗?你的导师会这么叫你吗?
D:当然不会,最近开始有人找我签名,我都不知道该签什么。当“Ducky”逐个落在纸上,我仿佛就能听到他们拿回家仔细看过后大叫的那声“这他妈签的什么鬼”
   
sinner_sinner_sinner

Pat Pasquale AKA Sinner(罪人)
   
这个外号给你带来了无限误解对吧,Sinner?
S:这是最好的外号,你不会否认吧?哈哈,开个玩笑。这个外号的起因还颇为励志,人们总以为我干了什么坏事才得到这么一个外号,但其实这只是一个带有反讽意味的用法。对,我是罪人Sinner,但我绝不是做了什么无法饶恕的事情的那种。

那这外号是什么来头?
S:这算是Erik Ellington在我18岁时给我起的,那种感觉真不错。这词就像是属于我的一样, 他开始这么叫我,有人听到了,也这么叫,我觉得很不错,就没有阻止,慢慢的,Sinner就成为了我的一部分。实际上是Andre Nickatina最开始这么叫的,他喜欢把“thing”说成“sin”,后来就演变成把人叫做“Sinner”。美中不足的是,我也会叫我觉得真正有罪的人Sinner,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其他词了。
Erik和我也热衷于这种游戏,我们喜欢把我们觉得犯过事儿的pro称作Sinner,对话通常是这样“这人怎样?”“他是个Sinner”“不对,他案底干净的很。”我很喜欢和朋友一起混,所以他们在我面前也会放的额外开,因此,我会随手指认他们为Sinner。最终,Erik说“哥们,他们一见你就表现异常,所以你才是那个Sinner”
   
你喜欢这个外号吗?
S:一开始我不太清楚这个外号是否合适,但没过多久我就完全乐在其中了,很多人的外号比我的糟糕得多,朋友们都和我一样爱这个外号,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sinner
你会自我介绍时称自己是Sinner吗?
S:我倒是想,虽然别人很容易记住,但是这感觉太奇怪了。“Pats”这外号虽然不多见,但你一辈子总得认识几个叫Pats的,但估计你活到挂也只会认识一个叫Sinner的,所以如果我这么自我介绍,大家肯定忘不了我。如果你的外号够到位,真的很占便宜。

你认为你的外号在职业生涯中帮了你大忙吗?
S:最近我见到Erik我对他说,感谢他给我起了这个外号。因为这个名字我卖了不少板,Pat Pasquale是个好名字,但是绝对没有Sinner 这么帅。
   
Sluggo_name_2
R.B. Boyce AKA Sluggo

   
Sluggo 这外号从哪儿来的?
S:当时我15岁,刚开始滑板几个月,瓜皮头、穿着船鞋,在场地中乱滑,我也不懂板场的规矩。当地一个叫O’rian Anthony的孩子跑过来指着我说,“这小子长得真像《Nancy and Sluggo 》里的Sluggo 啊”,从那天开始,这外号就一直跟着我。
sluggo

漫画中易怒的Sluggo形象
   
你一直叫Sluggo是为了营销需要吗?
S:还真是,我还有个副业是滑雪特技替身,每当剧组问“这个角色找谁来替”,第一个冲进他们脑子里的名字肯定是“Sluggo”,不仅如此,我生活的其他方面也都因此沾了不少光。
   
sluggo
   
所以Sluggo并不是指你有暴力倾向?
S:我猜很多人以为我因为喜欢揍人才会得到这个外号,可能因为我身材比较魁梧。有时候我表现得很有礼貌,人们反而会问我会不会打人,很多人总会把漫画里那个易怒角色的刻板印象死板地套在我头上。

   
会有导演因为你的外号特地给你安排丑角吗?
S:我会在联系信息中填上真名Rob Boyce或者Sluggo,有时候剧组会因Sluggo这个名字感到困惑,因为叫一个成年人这个外号的确很奇怪。如果我举手回答“我就是Sluggo”那就怪上加怪,所以我通常会说我是Rob,但这个外号很符合我的职业,特技替身的确也很挣钱,Sluggo听起来就像个顶级替身,我得感谢这个外号。
Ragdoll_name_face_2

Anthony Scalamere AKA Ragdoll (布偶)

   
你什么时候开始得到Ragdoll 这外号的?

R:16岁快17岁的时候吧,就是那个时候,对。
   
谁给你起的?
R:我和Bill Weiss第一次在Vegas见面,一起拍东西。Muska 也去了Vegas滑UNLV校园里那条扶手,看到他成了之后我兴奋的手舞足蹈。能和偶像一起滑让我肾上腺素飙升,头脑发热直接试了个noseblunt,但是之前我甚至都没在平杆上成过。我只知道完全没卡准,然后整个人重重地砸在了地上。Weiss说“你就像被扔出去的布偶(Ragdoll)一样砸在了地上”Muska 应该听到了Weiss的话,走过来问我“你没事吧Ragdoll ,下个你就能成了”他不停地叫我Ragdoll ,Weiss告诉我“现在你应该改名为Ragdoll 了”我接受了,Muska 给我起的这个外号,我必须要。
   
你第一个个人part中给你的credit是本名Anthony Scalamere还是Ragdoll 呢?
R:是Ragdoll ,那部片叫《Digital 6》,我至今还记得一清二楚。在Oakley 剧院首映的,当看到现场屏幕上打出Ragdoll ,那种激动我现在想起来还满身鸡皮疙瘩。
ragdoll
你考虑过用你真名做签名款吗?
R:有人让我告诉别人Anthony Scalamere是我签名款的设计师,这样我就可以一人分饰两角了。对于消费者来说,显然Ragdoll 更有意思。滑板人喜欢开玩笑,虽然Ragdoll 听起来有点傻,但是的确好卖。

R:(Jim)Greco很喜欢玩他意大利佬那套,我也是意大利裔所以他常会说“Anthony Scalamere你竟然会叫Ragdoll ?你应该叫 Tony Scags才正宗。” 我当然不会接受他的提议,我当时正在为Black Label拍摄新片《Slaughterhouse》,他没事就跑来叫我改名。虽然那个名字也的确够狠,有时候去酒吧玩,我也会“变身”Tony Scags取取乐。那是我的超我状态,就像Superman于Clark Kent之意义。
   
你认为是什么让你的外号和你融为一体?

R:可能因为别人压根就觉得Ragdoll 就是我的真名吧,这个外号让他们不需要硬记我的名字。比如 Lizard King,他出门从不思索,开口就说“你好,我叫Lizard(蜥蜴)”一开始其他人可能会觉得奇怪,但意识到这是外号时,大家都会愿意叫他Lizard ,不需要多想,张口就来。但我很少叫自己Ragdoll ,一般我会简称自己为Rags,大家就懂了。让人叫的自然舒服也是一个好外号的重要标准。

拥有著名外号的滑手还有很多,背后的故事也不少,你可以期待下集了。


原文:Jenkem采访: Larry Lanza图片: Jeff Wheeler

翻译:鱼粉   @ 鱼粉worldwild 只发自己喜欢的,diggin多一点、深一点的,随着浮躁的时代走了太久太累,还是走自己的步子比较好

740 views Post By: li, andylee @ 十一 13, 2018
Shar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