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NEWS

火辣劲爆的新人Girl访谈

Girl_Ams_Photo1_750px所以你们四小子就是Girl team新人组对吧?下面把基本信息轮流交待一下,有绰号的也写上
Niels Bennett: 我叫Niels Bennett, 今年21岁,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彭萨科拉市, 我想这三个家伙应该都叫我“教授”吧。
Tyler “Manchild” Pacheco: 还有个绰号叫“Sidetrack”。
Niels: 我可没听说过这个。

.

为什么Niels的绰号是“The Proffesor”?

Griffin Gass: 他总是在看书。

Simon Bannerot: 他就像一个分析专家。

Manch: 你永远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Simon:而且他没事就找不到人了。

.

Girl_Ams_Photo2_750px
全地形Simon在西雅图Marginal way做完这个Indy横飞过道后今晚得加盒饭了
.
好啦,下一位!
Manch: Tyler Pacheco, 22岁, 来自加利佛尼亚的洛杉矶市,绰号Manchild
.
来说说你和你的绰号“Manchild”的故事
Manch: 天呐,怎么说,这个故事还挺有意思的。小时候天天去一个小碗池滑板,那时候一群年龄比我大的滑手在里面拍一部叫“Beer and Cigarettes”的影片,我就是当中唯一的小孩和他们滑来滑去,有些人觉得我是“child”,有些人觉得我是“man”,最后就干脆叫我“Manchild”了。之后有几次出去滑板旅行的时候,遇到一些和我同乡的OG滑手,他们认出了我,然后又开始叫我的绰号“Manchild”,至此之后,我的绰号就定下来了
Griffin: 我叫Griffin Gass, 来自华盛顿的西雅图,今年21了,没啥绰号
Simon: 我是Simon Bannerot, 19岁, 来华盛顿伊纳姆克洛, 在西雅图的南边,我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绰号,可能只有我的父母叫我“Simone. Si”吧
.
Girl_Ams_Photo3_750px
日常项目
.
你们各自第一次接触滑板是什么时候?
Simon:那时候我还很小,我妈开车带着我姐和我从健身中心回家,路上经过一个滑板场,我看到里面好多人滑来滑去,我觉得简直酷毙了!就在想我成天看的这个体操到底是个什么鬼?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的东西那感觉你懂的,当然之后就每天都去滑板场了。
Griffin:我长大的那一片社区有很多比我大的孩子在滑板,我觉得很酷,也就跟着滑了起来,不过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滑的并不多,越到后面可能发现了它真正的魅力吧,就一直坚持着滑了下去。
Manch:我和我的哥哥都属于到种无时无刻都要有东西拿着玩的类型,我都忘了我当初是怎么探索出滑板的,反正那会平时也就骑骑单车,滑滑板。
Niels:我和我姐姐在小时候在幼儿园公交站牌等车的时候,看到有小孩在那边滑板,我就踩上他的滑板试了下,之后你懂的…
.
Girl_Ams_Photo4_750px
内心终归是GX人,在旧金山“搬砖”
.
你们滑板历程中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动作是什么?像“卧槽,做出来太爽了!”那种的
Manch:踩着滑…
Simon:我每次想挑战更高落差的drop in都会很害怕。记得有一次也是害怕没有去试,就很气自己,我妈妈还径直走来给我买了冰淇淋,可是我就一直在想这个动作,不想吃什么冰淇淋。
Griffin:可能是pressure flips吧,一开始我不能直接两脚站上去,便一直用no comply 接pressure heel,后来才开窍。
Manch:对来说可能是在curb上做个180转体下吧,因为那时候我就是一个小屁孩,甚至连ollie都做不出来,能倒板似的做个180转体对我来说就很开心了
Niels:应该是第一次从ramp上冲下去吧,那会第一次从ramp上加速下冲的感觉是真的爽。
.
Girl_Ams_Photo5_750px
与Biebel一起高级健身
.
当你们意识到有职业滑手这档子事的时候,谁是你们的第一个崇拜对象?
Niels:第一位我喜欢的职业滑手应该是在“$lave”片段中出镜的Jon Goeman,因为他有当时众多滑手中独一无二的风格。
Manch:操!当然是Tony Hawk了,但不过我第一次看过的片子是“Fulfill the Dream”,喜欢里面的Steve Olson和Chad Muska。Niels:很奇怪,那个年纪我看过很多Pro的影片,但当时完全不理解那些动作。
Manch:对,就看到个人名之后什么都觉得帅炸了。
Griffin:那个时候还没接触到太多的滑板内容,就成天看Mike Vallely的no comply和boneless之类的动作,我也就跟着学,然后就喜欢上他了。
Simon:我也是Tony Hawk!小时候成天重复播放他的“Trick Tips”教学。
Griffin:噢!对,这个我也有,还收录过Mike Vallely和Bucky Lasey的客串集。
Simon:然后还有Mark Appleyard的,当时我也只有两到三部影片,当我见到他本人之后就想一定要深入了解一下,之后每过生日都会搞一些影片,有不少Osiris的“Feed the Need”和Mystery的影片。
.
GIRL滑手经典必备动作。FS Nose Biggie
.
什么时候知道有“Girl”这个滑板品牌的?知道的第一位Girl 的pro是谁?
Niels:看的第一部影片是影片“Forecast”,15岁的Mike Mo第一个出镜。所以第一个知道的当然也是他了。
Manch:我根本不知道什么Girl。就记得第一次在朋友家看了由Ty掌镜的“Yeah Right”,就超级震惊,里面全是各种各样震撼的慢动作,里面的滑手也超级逗,然后就是看到开场中的Owen Wilson,超级棒。
Niels:你那会肯定以为是Owen做了那些动作。
Manch:对,我去,我完全信了。
Griffin:说真的,那会我也信了。直到很久之后我才发现那是假的。
Niels:我的天呢。
Griffin:刚开始滑板我就知道有Girl了,但是谁在team里,谁是谁我倒不熟悉,后面也就慢慢了解了。
.
Girl_Ams_Photo6_750px
Gap接FS Blunt,完了Griffin就得回超市干活了
.
好了,下面来问点重要问题,你们是怎么加入到Girl的,谁是第一个?
Manch:我和Simon是同时进team的,Griffin是第一个
Griffin:2014年3月进的team,到现在已经四个年头了,当时是Sam给我来电邀请我加入的。
.
Girl_Ams_Photo7_750px
未来一片光明
Griffin-Gass-Kickflip_Corey_DZ_750px
Griffin滑着滑着,就KF一个巨窄的Double Set
.
进入Girl team的过程能具体聊聊吗?Sam是怎么认识你们的?
Griffin:当时我在Palm Springs为当地的滑板店Epidemic效力,有一次滑板店的老板把我的视频发给了Girl的人,然后他们又发给了Sam,Sam也觉得我还不错,之后就给我来电了。
Manch:我的话主要有两个因素:第一个就是我有一个好哥们Stevie。当我从Satan Clarita搬到North Hollywood和我爷爷奶奶住,有一次我在附近红路牙子滑着,Stevie看到我就停下了车,和我说他就住在离我两条街区的地方,下次可以一起滑,之后他就成我哥们了,天天和他们在一块,进步飞快。之后为Vans效力,拍好后片段都是给Cody Green,Daniel Wheatley也在team里,看过我的片段之后几周联系到我,然后开始给我发板面,Girl的最开始的板面赞助就是这么来的。说真的,我觉得我只是一个flow,能有Girl的板面拿就很开心了,当时对于拍摄什么的都挺随性的。后来又搬去了New York,和我的好朋友Cassey和GX1000的哥们在一块滑,当时Cassey告诉我他在Lakai队伍“Stay Flared”的拍摄旅途中。虽然我是Vans的赞助,但之前Wheatley在给我寄板的时候也给我发过一些Lakai的鞋,我心里想了会儿,给Wheatley打了通电话,于是买了张机票直接飞到他们tour的地方,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关于我加入tour的事,到了那边我就卖力地demo,可能也都觉得我还OK吧,就正式邀请加入了tour。因为花光了所有钱来找他们,一路上都靠着team的成员们资助,跟着Bieble和Herman一起滑,天天黏在一起时间长了就一直这样了。
Simon:当时和我好哥们Kevin拍了一堆片段,他帮我发给了当地滑板店,当地滑板店又发给了另一家滑板店,可能当时Dave还发给了其他公司,之后同一天里我还接到了Toy Machine的邀请。当时在“King Of The Road”的拍摄过程中一直和Chocolate的哥们儿在一块,但Toy Machine的team manager Mike Sinclair也给我发了一些他们的板面,Girl和Toy Machine我都很喜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回去和Dave商量了一下,过去想找Mike Sinclair聊会儿,Sam就当场把我叫住说,“别傻,好好在team里呆着”,之后关于我板面赞助的事也算成埃落定。当然,Mike也是很好的人,没啥冒犯的意思
Niels:当时是2005年9月份吧,在adidas的一个比赛活动上耍了耍,就被Daniel Wheatley相中,聊了一会儿我就进了。
.
Girl_Ams_Photo8_750px
“教授”爬墙技术可是博士级的。Niel博士用快脚连起来
.
现在你们都还算AM吧,还不是PRO,还没到领薪水的地步,现在有正式的工作吗?
Griffin:对啊。现在在Whole Foods(美国超市),今天晚上10点就有晚班。
Niels:我有啥干啥。平时有空就和室友Chad在各式各样的音乐节现场卖柠檬水。
Manch:我就只Chill,有外快就去赚点。
.
Girl_Ams_Photo9_750px
Manch在Keenan的经典地形一个nollie V flip
.
作为Girl的AM有什么具体工作内容?像是你的责任义务之类的?
Manch:随时 “Homie”模式开启;滑板的干活。说真的我都不觉得我身上有责任,做自己就是了。进入滑板公司以后,只要你一直在滑,一直拿得出东西,就够了。滑板是一切。
.
当社交媒体和你的滑板以及生活也相互联系在一块的时候,会不会感到有压力?
Simon:啊,我几天前就放弃了这些东西了。
Manch:Simon也带动了我。直接删了。
Simon:早日卸载,脱离苦海。
.
Griffin,FS Blunt KF 出
.
对于赞助方面有什么自己的底线吗?会去给功能饮料啥的做代言吗?
Manch:当然,有多少来多少!
Niels:我不会做任何对小孩子健康有害的饮料。
Manch:什么烟的酒的赞助都没问题,能带我去个钢管舞俱乐部再付我工资最好不过了,红牛啥的都行。
Griffin:看情况了,来路不明,瞎搞的品牌那就算了
Simon:如果要求每天对着手机一顿发发发,转转转,那我坚决不同意了。
.
Girl_Ams_Photo10_750px
.
你们自从滑板以来,大大小小的磕碰,淤青,不用说都知道是家常便饭了,但听说去年Simon遭受了一场飞来横祸,能和我们具体说说吗?
Simon:嗯,去年和我妹开车出了车祸,我的盆骨开裂,脊柱也受到了损伤,她没事,我现在也好了,但这件事发生以后,生活还是改变了很多。
.
simon_bannerot_eggplant_squamish_nicholas_DZ_750px
看样子脊椎没什么问题了- Simon一个健康的Tuck Knee Plant
.
受伤之后对于健康和生命安全有什么体会?
Simon:突然觉得生活更真实了,当时我们的车被碾压在下面,我们都庆幸还活着,之后就觉得应该好好对待自己的生活了
Griffin:当时我也想了很多,照顾他的那段时间他的态度也一直很积极。
Manch:最夸张的就是接到那个电话。
Simon:你就是当时第一个想打电话的人!当时还没做手术,三天之内都是用管子来过活,手术之后第一个就打给你告诉你我没事。
Manch:那是我接到过最疯狂的电话了。
.
GriffinGass_photoPAPKE_DZ_750px
爱护滑板,远离水塘
Girl_Ams_Photo11_750px
.
再次尝试重新站到滑板上是什么感觉?
Simon:记不太清楚了,总之一切太疯狂了,我得重新适应新的运动方式来协调我的身体。先是物理治疗,在轮椅上坐了整整两个半月,之后又用拐杖硬撑完了剩下的半个月,直到医生告诉我可以尝试走走路
Manch:我们刚结束Girl的拍摄旅行就回来看你了
Simon:对,之后都挺奇幻的,你推着我的轮椅在院子里瞎转,完了你就“我去,地上怎么有这么大一个洞”搞得我差点掉到水池里。后来都是跟其他朋友们坐着轮椅一起出去透透气,现在回想起来那会真不该跟你们出去胡逼。
Manch:是,跟着我们他肯定又忍不住开始瞎搞了。
Simon:是啊,不过你们要是真不管我了,我肯定难过得很。
Manch:那次正看素材走神呢,后面才反应过来,“Simon没事儿吧”。
Simon:再次站上滑板上的感觉挺恐怖的,每蹬一脚滑板都怕会绊到石头摔出去,而且每次一动我的骨盆就痛。直接回归滑板上实在太难了,但庆幸还能走路,每天做做运动,走得差不多了就去山坡啥的跑跑步,重新找回自己身体的感觉真的很棒,直到现在每天坐拉伸运动的习惯也保留了下来。
.
简直奇迹啊!
Simon:最后结局还是挺正面的。
.
总是聊这个话题有点太沉重了,来聊聊别点不相干的,在最奇怪的什么地方拉过屎?
Manch:算了吧,这是“King Of The Road”的傻问题
.
NielsBennet_nosegrindPopOut_photoPAPKE_DZ_750px
眺望台对于Niel的Nosegrind可算是够奇怪的地形选择了
.
Niels你在面包车里拉过屎吗?
Niels:没有,除非是超级憋不住的意外情况下。Manch你拉过最狠的地方是哪?
Manch:是不小心绷出来的还是直接拉出来?这个是不一样的。
Niels:那样的话没有,没在车里拉过。
Manch:但你绷出来过。
Niels:那这两不是一个问题。如果是要说在最奇怪的地方拉屎,那应该是树林里吧。
.
教授的新科学发现 – Fakie Biggie Boardslide Fakie
.
你呢Manch?
Manch:直接拉?还是绷出来?
.
都行,但两个也没什么区别吧。
Niels:我要说一个身边的故事,呃,是关于Robert Neal的。记得有一次他在滑板场附近的一个房子后面拉屎,结果有人拿着把散弹枪指着他脸让他速速离去。而且哥们刚拉一半。
Manch:你在Slap上浏览到的?
Niels:不,是从LA街上听来的。街上流言可多了。
Griffin:是的,街头会讲话的。
.
NielsBennet_photoPAPKE_DZ_750px
.
好 下面选择题来了,在Bieble的肌肉和烤肉里选一个,你会选什么?
Niels: 烤肉!我要是有他那样的肌肉我可能滑不了板
Simon:有点难选
Manch:当然是肌肉了!兄弟们,既然没人选,那就我要了
Griffin:我可能也会选他的大白肌肉。
Simon:难选,可能是他的肌肉吧,这样你就可以一直倒立着走完一个街区。我看他大早上就在McCranks’家开始健身。他经常和Sluggo一块健身,Sluggo也牛逼!
.
NielsBennet_noseslidePopOut_photoPAPKE_DZ_750px
Niels过护栏接Noseslide落铁板
.
哪个team的AM可以和你们的妹妹们约会?
Manch:这问题太糊逼了。
Niels:我旁边这几个?
Manch:我想和Simon的妹妹约会。
Griffin:我也正有此意。
Manch:但Simon是我的兄弟,我不能约兄弟的妹妹。
.
Girl_Ams_Photo12_750px
Griffin放出一个KF Wallride,稳如金刚
.
那约会你妹妹的话你选谁?
Simon:妈的,可能Niels吧。估计他们能聊得来。
Niels:我本来要说Simon呢,看来我们心意相通了。
Manch:你认识她妹妹吗?
Niels:很遗憾,我还真认识。
Manch:我反正是不跟好兄弟的姐妹约会的。
.
打架的话你会选谁?
Griffin:Manch。
Manch:我刚准备说Griff!
Simon:认真的吗?!
Griffin:我感觉Manch要开打起来就直接疯了,他有时候就像个袋獾似的。
Simon:我可是黑带阿。
Neils:我选Simon。
Griffin:你看,我感觉你们可能更有战术那样的,我们可能就直接冲进去乱打了。
Manch:我们就跟金刚似的。
.
Manch,选一个的话,选谁来照顾你的狗狗?
Manch:Simon,他们家就是一个农场。
.
Girl_Ams_Photo13_750px
.
如果能从你旁边这几个家伙脚上偷两个动作,你会偷什么?
Simon:可能是Manch的nollie bs flips或者Niels和Griffin的switch Tre吧
Manch:我那招SKATE总能K掉你。
Simon:你总是爱出nollie bs flips,我现在都搞不定。
Griffin:Simon的backside air。
Niels:你抢先一步了,我也想说Simon的BS Air。
Manch:好吧,不得不说还是Simon的eggplant,因为他每次做这些动作总让我联想到Gonz,我自己就是不太注重这类动作,主要看他做的时候感觉爆爽。
.
Griffin-Gass--Nollie-inward-heel_Corey_DZ_750px
Griffin可能不是脑筋最灵活的但他的Nollie Inward Heel绝对犀利
.
谁看的书最多?
Griffin:“教授”。
Simon:他可是“教授”哎,他现在就能马上说七本书出来。
Niels:我才不要。
Manch:我长这么大可能也就看过三本书吧。Niels加入队伍之后给了我一本到现在都还没看完。
.
谁最有街头智慧?
Simon:Manchild。
Niels:必须是Manchild。
Manch:好呗。
.
Girl_Ams_Photo14_750px
Manchild让好哥们协助他次一个
.
谁最擅长撩妹?
Niels:Griffin。
Manch:我会说Griffin和Simon打平。
Niels:不不不,绝对是Griffin。
.
下面这个问题决不会发生在你们之间,但你们觉得什么样的滑手会蠢到被踢出team?
Niels:对于Mike Carroll而言可能是任何事情。他经常说“没有付出就等着被踢”。
Griifin:那句话真是哪哪都能听到。
Manch:这样的话只能说你一开始就无法加入进来。如果我们是好朋友,好哥们儿,你会把我踢出去吗?
.
Girl_Ams_Photo15_750px
.
你们的父母如何看待你们的生活方式?
Simon:我的父母都觉得我是在干一件好事,做我自己喜欢的,一直坚持下去,他们也很支持我。
Griffin:一样的,都很支持,我妈妈支持更多一些。最早我爸爸想让我去加入那种体制项目的团队,我现在也属于在团队里,但比起那种要有趣的多。
Simon:肯定不一样的,因为爸妈不像我们对于滑板一切都了解的。
Manch:我的父母也支持我,但他们总是会说为什么我不去参加滑板比赛,跟Nyjah,P-Rod那样的人站在一起?
Simon:他们一定都知道的,不然你滑板为啥他们还会支持你呢?
Manch:我懂,但这很不一样,他们只会想象我会赚Nyjah那样的钱,但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更简单一点的快乐,和朋友一起拍片,沤在一块,这比用滑板赚钱要有趣多了。但无论怎么解释,他们也不会像我们这样去理解所有的。
.
Girl_Ams_Photo16_750px
.
那Niels你呢?你的家人又是怎么看待的?
Niels:我的父母更愿意我去更多的地方,作为一个滑手可以得到很多旅行的机会,所以我的父母很支持我,他们真的很开心看到我去经历不同的体验。
.
lowGriffinGass_frontBluntBomb_photoPAPKE_DZ_750px
Griffin,FS Blunt落地之后起飞就绪
.
成为职业滑手对你们来说有多重要?
Manch:一点也不重要
.
这不是目标吗?
Manch:我的意思是,我已经知道Mike,我已经知道Rick,我已经知道Chico… 太多的Pro已经在我脑海里,我和他们在同一个team,我即使不用看都能感觉得到。Yonnie是我的好哥们,当我知道他升Pro之后激动的难以言表,但两个月过后我们一起滑板,他依旧还是那个我的好哥们。这感觉很奇妙,当你知道他升Pro的一瞬间,你会知道你和他都在同一个team中,都有自己的个人片段,都是这个公司的一部分。不管Pro与Am的距离是什么,但我们在一起的感觉我能在心里深深体会到,这比表面上看到的好太多了
Griffin:说的对,不管Pro还是Am,我们都在一个team,就像一家人一样
.
Girl_Ams_Photo17_750px
Flow?Pro?Griffin用这个超狠的Wallride又靠近了一步
.
你们觉得谁会你们当中是第一个升PRO的?
Manch:我们所有人。
Simon:全部一起同时升Pro。
Manch:就像我说的,在我心里,我们都是Pro,都是Girl的滑手,我现在和感觉和我当初是Flow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我可以想象有一天我也会有自己的签名图板面,但说到底,就只不过是滑板罢了。
Simon:不要就把眼光局限在Pro而搞砸了你真正珍贵的东西。
Niels:每一个阶段都挺重要的。每个视频都会受到你当时那个时期的音乐熏陶,电影熏陶等等。这些在你的视频里都能体现出来。
Simon:好的东西都是细水长流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自然地来,自然地去,这是你无法强求的。
Griffin:想太多没有用,重要的是体会过程中你收获的快乐。好事的发芽都是建立在正确的初衷之上的。
Manch:在这个年纪这个时间,感受滑板带来的快乐和自由就是最棒的事!
Griifin:绝对的。
.
Girl_Ams_Photo18_750px
Switch pole jam 180, Manch内心已经成为了一名Pro
1,182 views Post By: li, andylee @ 十一 12, 2018
Shar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