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NEWS

Stephen Lawyer “变性”大师- SK8MAFIA新晋PRO访谈

8286f3c6911161165b03e1eb67deda5d_L

Stephen Lawyer的sex change可算是整个地球上最独一无二的太多动作的衔接可以颠覆你对滑板的想象,当魔术师回到街头,以他的方式在每一个地形展开自己的表演,那会是最与众不同的体验!


.

Stephen Lawyer ”FAMO” Part

 

xx

Fam,怎么样?

不错,fam。昨晚刚从巴塞罗那回来。有点累,不过依旧美好的一天。

 

你多大了,出生在哪里?

我26了,生在恩西尼塔斯,加州。

 

你什么时候开始滑板的?

我差不多12岁开始滑的,大概2000年那会。

 

你记得怎么开始的吗?我父母有一年圣诞送了我一个整套,结果放在家门口第二天就被偷了。后来就开始打棒球,那段时间又有了一块板。经常滑着板去打棒球练习,感觉很自如。我记得那会经常在比赛或者练习前穿着棒球鞋在草地上练招。我就感觉我能一直出新招,我就爱上它了。很难解释,不过我相信滑手应该能明白这种感觉。

 

你滑板之前都喜欢做些什么?

普通小孩子会干的事:神奇宝贝卡,和朋友一起玩,就坏小子常干的那些事,按完别人家门铃就跑掉那种。玩音乐,学乐器:吉他,鼓,钢琴。我吉他都弹了有十年了。我猜很多人应该想象不到。只要是乐器我都喜欢,但我钟爱吉他。

 

你弹了多久古典吉他了?怎么喜欢上的?

我曾经是个朋克小子,往外套缝图标,安刺钉,穿巨紧的裤子,染各种发色 – 能想到的我都干过。我那会着迷Dead Kennedys, the Exploited, Rancid, NOFX之类的。所以那会就弹那些东西。后来长大了劲就下去了,虽然我还喜欢那种音乐,但不知为何我开始喜欢像Sabbath,Zeppelin,The Beatles,Neil Young这样的。我那会还是青春期,什么都不懂还在学习吸收,然后听到一首Steve Howe的“Mood For a Day”,听完就爱上它了。于是我就开始学这首谱子,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没听过的话去听一听。

 

听过的,很酷炫。所以你之前那会都是在哪滑的?

基本都是我家车道或者朋友家车道,或者去学校,要不平地,总之四处乱滑。

 

Mafia里你经常和谁一起滑?

我经常跟Alexis,你,Izzy,Kellen,Marshall Heath – 我也想多跟别的成员们滑滑,不过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所以我们一有空就尽量聚一块滑一波。

xmxm

不再怎么听Dead Kennedys了,不过这个Switch Crooks还是挺“朋克”的

你最爱的三个圣地亚哥地形?

不好选呢:

1.斯坦德利长凳是个好去处,chill,听音乐,没人管。虽然是个学校,不过目前都还好。

2.恩西尼塔斯板场 aka Poods板场。

3.第三个是沙滩,不算是滑板地形。

 

所以你怎么有Fam这个外号的?

说真的我也不清楚。有些地方,叫别人“G”不是很恰当。我就开始叫所有人fam,对我来说就是个敬称,就像“Wassup,fam,你怎样啊?保重fam”我习惯了我感觉我身边朋友都不怎么说这词,只有我经常说,所以这外号就有了。可能我说太多大伙也就开始这么回我了。我知道大家提过这事不少次,不过我就是喜欢。我不喜欢哥们(bro)或者伙计(dude),感觉跟兄弟联谊会似的。

 

聊点背景吧。你曾经当过Expedition的flow,对吧?

对啊

 

你在那当了多久的flow了?

不少年头了。

 

为什么他们没有把你变成am呢?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何。我那会还年轻,听过很多建议。我都没放在心上;我只是想滑板。突然有一天我在上朝九晚五班的时候有了顿悟。我走了出去礼貌地在电话里辞了职。我意识到,可能我跟他们不在一个共识?谁知道呢。我作为flow并不开心,所以我做了我觉得对的事。还是要感谢Matt Daughters和Chany给了我这个好的开始。

你怎么进的SK8MAFIA?

不骗你,我从Grandeur板店一人听到Josh Lopes,Mafia的代表老大哥,我现在的好朋友,提起过我。我很喜欢Mafia。一想到我可以为这个品牌而滑和所有成员成为朋友,我就高兴坏了,所以我就辞了职去博了一把。他们在小岩山庄板场跟当时的filmer Nick Lamm的时候我去了 – 露个脸顺其自然。现在我很开心做了当时的决定。有一群好哥们就是Mafia给我的感觉,不只是滑板的东西。

 

自从那时你就卖命的拍高分量的part,做采访,在社交平台上也有自己的追随者,甚至还得到了一次封面。

是的,fam,感谢。计划一步步的实现感觉真的很好。

 

你的instagram有暴多夸张的高难动作。你都是怎么琢磨出来的,你又是怎么平衡在做变态的板场动作的同时又能上街拍东西?对于在街上你要超越你已经做出来的东西或者又在视频里做了同样的动作而紧张吗?

我只是通过动作来表达我自己。每一个动作都是我那一天的感觉或者我当时的板感。对我来讲,区分开来挺容易的。可能有时我在街上重做一遍我已经做过的动作,但很多时候难的是找到合适的地形再去模拟一次。我喜欢突破自己;能让我一直有欲望。

cm

“你今天感觉如何,Stephen?” “我今天感觉挺FS Blunt的。多谢关心”

你最近丢了你的instagram账户。能告诉我们一下发生了什么吗?

对啊,fam。干,这破事真的烦。不过我相信我会拿回来的。我就是被盗了。我打开IG完了提醒我“有人尝试登入你的账户,如果不是本人,请立刻更改密码” 我也没在意,过了一会我就被强制退出了,他们还黑进了我的邮箱,Twitter,Yahoo – 甚至还改了我的Netflix密码。还全变成了土耳其文,太夸张了。最糟糕的不是这软件本身,主要是我经常跟很多人互动之类的。这帮逗逼土耳其黑客把我的抒发平台夺走了。不过我有信心,山水轮流转,我会尽快拿回它的。

 

真行,fam,很抱歉。我猜你得低调一阵时间了。回到现实滑板,你一年前刚刚在Brain Gone有自己的一个part,现在又出了一个。你对于目前现况满意吗?

是的,我很激动大家都能看到这个part。四处旅游跟拍摄挺好玩的。希望所有人都能像我享受拍摄过程中的那样享受这部片子。

 

拍FAMO新part的时候你把膝盖搞坏了。怎么回事?

哈哈,我都不知道这新片叫FAMO。太帅了。那天巨热,灰尘超多,我就是在滑一楼道里的杆子。有一次尝试,我跳到地面的时候,我左鞋打滑了,地板巨滑,结果我左膝有个受压骨折 – 医生们都很少见的膝伤。基本上6到8周啥都不能干只能chill和限制性活动以及尽可能多走路。不过十分感激现在都好了。

 

你穿了很多Nike,他们没给你发鞋吗。怎么拿到的?

这得多谢芝加哥的Prosper板店。他们给了我很多双够穿好久了。

 

你跟芝加哥是怎么联系上的,怎么开始去那里滑板的?

几年前我参与Zumiez Couch巡游跟着AYC team第一次去到了芝加哥遇到了一些很棒的朋友 – 所有Quarterbrick和Prosper店铺的哥们。感谢你们每次的热情好客。

 

AYC对你怎么样?

AYC很棒。我跟所有人都处得很好,我很喜欢衣服的设计,我基本每周都去办公室去闲聊一下,chill,跟他们一起做产品构思。

 

你有一套新的收藏要出了,对吧?

是的。

 

透露一下细节和发布时间吧。

在这一套马上要11月发布后我也设计了四件套。是独立的四件套。我跟设计师Leon Wilkie合作的,他很特别。他能理解我的想法并把它变为现实。我超级开心,感谢AYC给予我这么大的自由。

今年早期你还赢了个“晃瞎眼迷彩配首饰”奖,高兴吗?

哈哈哈,我超喜欢。感谢Thrasher的Burnett和每个人。我喜欢通过我的动作和穿着来表达自己。我很开心人们看到能够知道我只是在做我自己。不管他们喜不喜欢,大伙还是不会说太多什么。挺酷的,我觉得滑板就是这样:做自己。

 

你现在什么音乐比较有感觉?

我听太多人的了,没法挑。不过认识几个朋友是rappers我就报一下吧:Tim Lynch,GG Neeks,Drippin So Pretty。我知道你们在看。

 

你怎么和Pouya还有Germ联系上的?

Instagram吧。他们都滑板,都做牛逼的音乐,所以自然而然的我就和他们一起了。看着他们渐渐走起来的那种感觉挺正的。他们现在相当火。

 

聊聊你拍视频的过程吧。每个part你都有一个大概的构图。你是提前都想好了要有什么动作吗还是有一个大致想法然后就跟着感觉走?

我意识到我在拍新东西时候的感觉是很奇怪的。我会只想这个。有时候我甚至都没法拿起板走出门滑因为我想的太多。我每个part都有个大致的构思。我现在都已经在想我的下一个part了,如何比上一个更好。我甚至连音乐都会去想。可能我有点疯狂吧,不过思考这些,无论是动作,样子,声音,那种看到自己的想法通过拍摄变为现实的感觉很有成就感。

 

很快2019年你有什么期待的吗,目标或者想要达成的成就?

继续做我现在做的,保持正能量,滑板,拍东西 – 所有的所有。跟homie们一起玩,更多的采访,去世界各处旅行。也许有一天拿到一个Thrasher封面,哈哈!我估计大家都想要的。同时我也想尝试去喜欢洋葱,因为我讨厌它们然后貌似每个菜里都有它们。不胜感激,各位。谢谢你的阅读。

 

8286f3c6911161165b03e1eb67deda5d_L

270 views Post By: wolfhowl @ 十一 04, 2018
Shar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