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NEWS

Element《Peace》压轴新晋PRO – Mason Silva 访谈

640cccc


.

Mason Silvas 《Peace》 Part

你每天都冲浪吗?没有吧,我挺想的,不过有时候我不喜欢滑板之前去冲浪。

 

你喜欢分开?

也不是,只是有时候我冲完浪之后腿巨酸。

 

是不是Former (滑手Austyn Gillette,Dylan Rieder和冲浪手Dane Reynolds等人建立的服装品牌) 的队员都得会冲浪?

应该没这种规矩吧,不过也蛮合理的。

 

你刚刚拍掉了你要放进Peace片段里的最后一个动作?

对,20分钟前。

dd睡不着?那试着数数Mason已经跳过了多少个围栏吧 – Fakie KF

最后一个压轴动作吗?可能是吧。我觉得我片段里的动作已经都齐了。感觉是都齐活了。

 

所以终于能松口气了。

必须的。我之前一直紧绷着,现在应该能睡个好觉了。

 

你一直睡不好吗?

一般般。

 

压力这么大的吗?我去,放松点啦。

我觉我就是自己给自己施加太多压力。没人逼迫我什么的,我就这个样子。

 

也是,动力十足也挺好的。

对啊,好过像一滩烂泥一样吧。

 

我还真没发现你是这样的人。所以这个片段,你会担心它25分钟之后就会被遗忘吗?

肯定啊,就像你删掉我的“Red Ballon”片段一样?

 

拜托!我以为那个片段的背景音乐版权只有一年多的。

嗯,我也记得是。

 

投入大量时间拍摄做出这个东西,但没法确定能够被记住多久,你会感觉很奇怪吗?

会的,是一种全新的感觉。现在大多人花费心血甚至灵魂在Instagram上,挺好笑的。

aaaa

烂叶子,脏脏的地,一个Fakie 5-0
有的人还蛮擅长的。对,我知道。我觉得我得加强一下Instagram的运营。Instagram真的太奇怪了。我每次弄个Ins小视频都费劲死了。我弄这个完全是因为我感觉我必须要弄。

 

嗯,你觉得你必须要弄吗?

我不觉得我必须要弄,但是它能给滑手的生涯提供帮助。挺不爽的,但不得不承认是这样。除非你是Wes Kremer那样的人物那可以完全不理睬这些,但如果你不是的话那恐怕没戏的。

 

Kevin Terpening也有吧?

对他有的。

 

是吗?我都不知道。那Jake Johnson呢?他没有的,对吧?

Jake Johnson,也属于那样的人物。

 

看来得滑到那种特别牛逼的地位才不需要Instagram这样的东西了。

对啊,你得是巨狠巨变态的那种人物,我可不是。

 

不过如果有一天你是的话,那你会删掉Ins吗?我肯定会,绝对删掉。

 

好主意,看来你又有新目标了。

看Ins的小故事不停的点点点,点个30多分钟脑子都快化了,真的太胡逼了。

 

嗯,不过你真的没必要那样做的。你看手机看太多了,哥们。所以真的没必要花费那么多功夫。

我今天到现在一共已经跟手机上待了两个多小时了。

 

“Peace” 的新片里有你最期待的片段吗?

我真希望我一个都没有看过。

 

我去?你已经都看过了?

我应该把所有人的都看过了。

 

Damn,那么视频如何呢?

非常非常的牛逼。我喜欢所有人的片段。Westgate的绝对是突出的,然后Nassim滑得爆快。

 

你作为新起之秀,加上Westgate现在和你在一个队伍之后,大家开始拿你和他比较,你意外吗?

我并不喜欢,现在也不喜欢。因为我觉得Westgate就是Westgate,没人可以和他比较。

 

那你想和谁相比呢?

我不想和任何人相比,真的。那样的话你就会有压力和别的乱七八糟的。

 

你为什么一直看起来很生气?

我没有一直啦。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

 

因为你就是看起来一直很生气啊。

我滑街给自己施加压力的时候就会很生气,其他时候并不是的。

ccccc

Mason好不容易放下了手机做成了这个KF,然后就又继续刷小故事去了
所以你现在名声大旺了,最新的PRO,拍视频,和兄弟们环游各处,去哥本哈根啥也不干party个四天。哦对了,你不是还赢过去年的速度赛吗?我都不知道你还是个比赛型滑手。只是赢个速度赛就代表我是个比赛型了吗?

 

可它毕竟还是个比赛啊。

嗯,是挺胡逼的。我还对决了Dennis Busenitz。

 

而且你还赢了他。

是呀。

 

不错呢。

挺酷的。

640oo

KF Lipslide
蛮意外的,我只是不知道你还有这块料。正点~我挺感激的,但其实倒不如说Sinclair(Nike 团队经理)挺开心的。

 

那么你现在脑袋不像你没发育完全之前那会那么大了,但还是会有人叫你“大头”是不是挺烦的?

完全正确。

 

真的还有人这么叫吗?

我也不清楚。

 

至少他们不当你的面这么叫了,是不是?

可能Ant Travis(摄影师)吧,因为他就是会一直没完没了的那样叫我。

 

可能所有外号都这样,你没得选,它就这么存在。

是啊,无非就是你爸妈遗传给你的或者你的朋友们就是那么讨厌。

 

你对于没能上成大专会气自己吗?

并不,一点都不。那段时间我生活一直蛮好的。我觉得其实我如果去了大专我反而会很气自己。我女朋友也没有上大专,但她所有的事情都进展的很顺利,而我也是如此,所以我觉得我们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

 

你滑板旅行中见过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

我们在西班牙的时候去滑离兰布拉斯大道不到一英里的斜面。我们到了那,出地铁站就用了10多分钟,因为所有人都是站在那里不动。出口被堵的全是人,总而言之就是很奇怪。天气很好,大家都要去海滩,人很多。我们刚一出去就听到几个警笛,周围的人神情看起来都很担忧的样子。滑手嘛,就继续向着目的地滑,没有在意太多。刚一到斜面,我妈就给我打电话,“你还好吗?没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就回, “我也不知道啊,你告诉我啊。” 结果才知道我们出地铁的之前,一个厢式货车直接就冲进了兰布拉斯步行街上。我记得好像14亡,100多人受伤,因为那条街是巴塞罗那行人最多的街道。太可怕了,我们都被吓到了,而且听说那时有个滑手也在街道上,我们大家沉默了好一会,谁也不说话。回住处的那晚我们都还不敢相信我们没事。

 

把整个旅行的气氛都变了,是不是?

对啊,Evan煮了顿很棒的晚餐,我们喝了点红酒,剩下的旅程我们都很心怀感激。vvvvv

 叫他“大头”,不如叫他“暴燥头”好了。别在意那些涂鸦 – FS Bigspin
太疯狂了,我记得在新闻上还看到过。全世界人们感觉都很糟糕,甚至还有很多烂事因为那件事而发生。真的太压抑了。

 

是啊,太糟糕了。来聊聊政治吧。你最近投票了吗?

我上次竞选的时候投了。

 

你有没有觉得越来越少的滑手,甚至大众人群已经不在意美国都发生了什么了?

我觉得是因为当前实在太屎了,人们直接选择不去想。毕竟各种吐槽和喷段子容易一点。

 

我觉得自满自足比为了某些事而站出来容易。

对的,容易太多了。我觉得大多人们对于共同努力去让一些事情发生比起来都已欣然接受了现在的一切。

 

你觉得现在的滑板主流对于周围不闻不问是好事吗?因为曾经的时候滑手还会为一些事情而站出来。你觉得现在这些特质是否也在消失中,还是它本来也可有可无?

我觉得它还是存在的,不过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觉得让滑板来替自己说话也是可以的。虽然这个也开始有点不奏效了。

 

我觉得有些人希望把宗教信仰和政治跟滑板隔离开来也是完全正常的。大多人都不想谈论他们把票投给了谁或者信不信上帝这些的。我觉得他们完全都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些。虽然这些在一个人的性格习性里占了很大的比例。我觉得这种事挺两极分化的。从小到大,我都喜欢那种在采访或者别的东西里很有趣搞笑的人,但同时我又会被Heath (Kirchart) 这样的人吸引,我可能都不知道他的讲话声音是什么样的。你真的会觉得他嘴里很少蹦出一个字。

 

我觉得他神秘的性格使得他做的一切变得更加伟大。我们结束之前有什么想谢谢的人吗?

嗯嗯,我想谢谢Ryan和Miner一直在忍受着我,包括我女朋友一直无止境地包容着我。

 

所以你基本一直在折磨大伙。

最近看来确实是的。

 

好啦,很快就都结束了,你已经收工了。

我收工了,对,感觉很爽。

 

你要怎么庆祝呢?

可能吃个Go-Gurt酸奶吧。

234 views Post By: wolfhowl @ 十一 04, 2018
Shar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