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STREET FASHION

TYSHAWN JONES的底层成长之路

1

拍摄 : sam muller

 

第一次见到TJ,他还是个12岁的孩子,但他已经在滑板场轻松fs board各种扶手,在滑板场完全不守规则随意插队。当时我就觉得“真是个没礼貌的小杂种”,但骂归骂,我承认我无法把视线从他的表现上移开。

几年后,刚步入青春期的TJ出现在了Supreme 发布的第一部全长片《Cherry 》中。显然,TJ的发展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四年来他一直保持着顶级水准,这相当难得,而且他的进步似乎丝毫未停,年仅19岁的他已然是业内一线巨星。

和他的一番谈话让我了解了他的成长远比想象困难,但最后,我明显感受到,他很自豪地跳离了自己卑微的出身,继续在属于他的成功之路狂奔。

 

JENKEM:我记得第一次看到你,你还是个小屁孩儿,又矮又瘦,你曾被人欺负过吗?

TJ:当然没有!他们都知道我是谁,没人敢惹我。我经常和人打架,都打出了名声,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回去欺负别人,虽然我也让人为我做过很多事情,但这都是别人出于尊重或喜欢而自愿为我做的,这感觉非常好。

 

JENKEM:你会让他们为你做什么呢?

TJ:大部分都是些作业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会请他们帮忙,他们通常也都爽快答应。

 

JENKEM: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TJ:我还没毕业,如果我不想读了,我可以明天就退学,但我想拿到我的高中学历,噢,等等,等等,我爹打我电话了,他还在服刑,你等会。。。

*。。。漫长的等待过后。。。*

Shit,搞错了,不是我爹,是我的下线,他们还我点钱。

 

2

拍摄 : zander taketomo

 

JENKEM:你开什么车?

TJ:我有辆奔驰,但我还想更多,比如一套房子之类的。我喜欢车,但我不爱炫耀,我不是那种人。我不会在ins上晒的,方向盘都不会,就算有兰博基尼我都会保持低调。炫耀会招致嫉妒和妒忌,这会带来什么没人知道。

 

JENKEM:那你赛过车么?我相信你的奔驰肯定是跑车吧。

TJ:那车跑的的确不慢(笑),我之前从没赛过车。我已经有三张罚单了,我尽力不表现的太差,“我不想失去驾照,但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坐在这种金属野兽里,超速罚单会自动找上门来(笑)”,我只有一张超速罚单,其他的都是条子故意找茬。

其中有张罚单是交警以违规掉头为名拦下的我,我很清楚那不是事实。我发誓他们只是对我这么年轻就开这么好的车心生不满,仅此而已。我选择了上诉,但绝不是为了狡辩,如果法官宣判,那我服,但至今还没有判决。

因为滑板,我不得不多次推迟了交罚款时间,大概迟了七八个月,交警自然盯上了我。我不在乎,如果我犯错丢了我的驾照,我只会生自己的气,但如果是因为不公的判决吊销了我的驾照,估计我就会搬去LA生活,在那边重考一个,那样我还是能在除纽约之外的所有地界畅通无阻。

 

3

生于Bronx长于Bronx,“根正苗红”的Hustler

 

JENKEM:你从小就一直滑板还是原来也玩过其他的?

TJ:我在学校的时候经常打篮球,我三分很准,但我的教练常跟我说要做一个团队选手,去他的吧哈哈。篮球对我来说并不算太难,别误解,但我绝不会说能打进NBA很简单。只不过我认为,随便找个路人给他一颗球,让他投100次,他总能进几个,但你找个人让他做个尖翻,1000次可能也难站上去一次。

后来,我发现自己到了篮球生涯的瓶颈,知道很难再有所突破,球场上,唯一要做的任务就是过人、投篮,没有挑战,只是重复;但我踩上滑板,永远有学不完的招,无数的地形、无数的玩法,我喜欢挑战。

 

JENKEM:没钱、危机四伏的街区,成长在Bronx 就是巨大的挑战,是吗?

TJ:虽然我家并不富,但也没穷到那个地步。我的家庭成员都是Hustler,有时候没钱吃饭,但也有时候钞票满地流,你懂的,这就是Hustler的生活。记得刚从新泽西搬回纽约那段时间,生意很惨淡,我明白,毕竟Hustle不是长久之计。

 

JENKEM:你父母都是做什么的呢?

TJ:我刚说的还不够明白吗?他们是Hustler,根正苗红的Hustler从不工作。

 

JENKEM:我就是想知道他们到底做些啥?

TJ:坏事!你不会想知道的,都是些够进监狱的勾当。

 

4

 

拍摄 : jared sherbert

JENKEM:你应该是Bronx区最有名的职业滑手了吧?

TJ:我不知道(哈哈)。或许是吧,我不想自吹什么,因为我不想有人跑来指着我说“你算哪根葱”,但如果我够格,我会承认。

 

JENKEM:你的狗呢?你在给他们配种吗?

TJ:对的,狗崽马上就要出生了。我养了几只三色英国斗牛犬,我原来在电视上看过这种狗,Rob Dyrdek养了一只,当时我就想“我也得养一只!”。10岁时我养过一只公的,6年后它死了,于是又买了一只,这次“得买只母的”还能挣点回头钱,果然生了一窝狗崽,我卖了其中一只,把我的成本捞回来了。(Hustler本色,TJ某张签名款上也是自己和狗头镭射图)

 

5

 

JENKEM:TJ繁育的斗牛犬怎么卖?

TJ:最低4000~5000刀吧。

 

JENKEM:不是开玩笑?狗崽都能卖上这个价格?

TJ:当然,穷人玩不起,斗牛犬算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犬种之一了。

 

 

6

拍摄 : jared sherbert

JENKEM:言归正传,你小时候都看那些滑板片?

TJ:实际上,我从没完整看过一部整片。我喜欢在youtube上看其中的parts。我是2010开始滑的,那时候已经不是整片的年代了。原来放学回家我就会马上看Andrew Reynolds的Baker 3 part,无数遍重复的看他的frontside flip下Hollywood 16阶的镜头;其他还有Brian Herman,Antwuan Dixon的片段吧,至于片中其他片段,我都没太看过。

 

JENKEM:你原来也当过Toy Machine 和Emerica的Flow,要是他们会提你AM,你会待在他们队伍里吗?

TJ:毫无疑问。我是最后加入FA队伍的滑手,一开始我并不想加入的。我原来很喜欢Toy旗下的Nick Trapasso,巨想和他一起滑,那时候我只喜欢Toy 和Emerica,经常看他们的片。小时候的TJ就是穿Emerica踩Toy的。

 7

 

 

那时候其实我是在Toy队里的,但Emerica我从来没进过,我只是骗人说我被他们赞助了而已。Dill告诉过我,说Vans想签我,但我并不喜欢Vans,我只想为Emerica效力,他会对我大吼“Emerica根本不想屌你,要是他们喜欢早就签你了,老实穿Vans吧,别做梦了。”我也毫不客气“没可能,我只想签Emerica。”,Vans给我鞋我会收,但我绝不穿,我回转头送给朋友,然后花钱去买Emerica穿,我也想和B Herman滑,因此我从没穿过其他鞋。

我小时候去Zumiez 店里,他们因为空间限制,童码鞋没有展位之只能装盒子里放在地上,我滑板磨损很快,所以我会跑过去偷偷把我的旧鞋放进盒子,穿走新鞋,我那时没钱,为了滑板没得选择。

 

JENKEM:现在你长大了点,你会为当时做的后悔吗?

TJ:不会,我做了就做了,没什么可后悔的。

 

8

 

拍摄 : zander taketomo

 

JENKEM:你小时候常去Tompkins广场滑吗?我现在还时不时看到你在那边滑,你觉得那儿怎么样?

TJ:我从没在Tompkins滑过,我讨厌那个地方。但Bill常会对我说“yo,一会Tompkins见。”我会告诉他“去他妈的,换个地方。”(哈哈)好吧,哪儿不错,但是我拍东西喜欢效率高点,但每次去那里都做不到。我想滑板就要滑的有趣点,去那儿滑平地没什么意思。如果在街头玩,滑滑平地没问题,你明白吗?但你要我特地跑到那去滑平地,我真的没兴趣,如果有人一起还好说点,我自己绝对不会一个人去的,太无聊了。

 

随便找个路人给他一颗球,让他投100次,他总能进几个,但你找个人让他做个尖翻,1000次可能也难站上去一次。

 .

JENKEM:既然你是在Bronx区长大的,那么纽约城区你应该了如指掌了。

TJ:我一直很清楚,如果我想有所作为,搬出Bronx一定是第一步。Bronx滑板公园刚开时,我的滑手朋友很多都有车,他们会带我过去。在那里,会有其他滑手领着我去新的地形,在这个过程中我把地铁用的烂熟。然后TriBeCa 滑板公园开张,在那边玩时,认识了不少城里的滑手,他们有时候会带我去家里看片。

每次去到这些孩子家,我就会有“我也要住在这边”的想法,这一直激励着我。后来我每天都去TriBeCa 滑,我家过去单程就要1小时20分钟,所以我每天放学书包扔回家就出门了,我熟练的使用地铁和公交在两地穿行。

为了滑板,我也会让些成年朋友给我妈打电话,叫我出去。她常常会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而我朋友会告诉她“Tyshawn 不会乱来,你放心吧,你让他出去,以后会有回报的”,而她会告诉电话里的人“别跟我耍花招,他还要读书。”有时候我很气愤“去他妈的,我出去了就不回家了。”那时候我才13岁,常常跟着20多的朋友在外混一夜。有时候我回家太晚了,第二天上学完全起不来。

 

JENKEM:还有其他东西给过你那种“这东西我非要不可”的感觉吗?

TJ:我的确见过会将钱用在合适地方的人。我清楚自己不想在街区里做个小混混,那种生活没有任何意义。我看到很多原来的同学至今仍无所事事,他们在街上看到我会对我大喊“yeah!TJ你滑的真的很好,继续滑下去,我们为你骄傲。”我一直都渴望豪宅豪车,我回去市中心转一圈找到自己的目标,然后不断努力。我喜欢在那待着和他们交流,在那种氛围里,我会了解他们如何走到今天,如何获得成就,我明白在我成长的街区我已无可留恋。

每天出门时我妈会给我10刀,但我上学路上甚至没到学校钱就花光了。所以我到市中心时,我身上一个子儿都没有,我会不停的向朋友借个一刀两刀。

 

我清楚自己不想在街区里做个小混混,那种生活没有任何意义。

 

JENKEM:听说你烟酒不沾,你从没碰过?还是现在戒了?

TJ:我从没碰过。这些玩法太老套了,我不喜欢走老路。我喜欢做一个引导者,我会走在没人走过的路上,给后人做榜样。我希望人们效仿我,因为他们认为我的做法对。我不想当谁的人生导师,只不过想让人觉得,跟着我走不会错,这就够了。

 

JENKEM:坚持不碰那些东西,不会有同辈压力吗?

TJ:当然没有!他们反而会尊重我,告诉我“我也希望像你一样, 我为你的坚持而骄傲。”你需要尊重不一样,不论你同意与否,尊重是必须的。

 

JENKEM:你会因为别人模仿你着装或者滑板风格而恼怒么?

TJ:放心,我不会在乎这些事的,有时候者甚至很好玩。很多在LES板场滑的孩子都穿的和我一模一样,但他们并不会和我打招呼。我听他们私下说“我可不想没事和TJ套近乎”。但如果换做我小时候,看到B Herman的话,我一定会冲上去表达我的崇敬。

这和你的表达方式有关,如果你想疯子一样冲过去说“你是最牛逼的滑手,我太爱你了!”,对方可能会被吓到不知所措,因为有点过火了。我的话,我会和他打个招呼“Yo what up, man? 我对你做的一切都感到敬佩”然后继续自己滑自己的,不用说太多。如果把自己架子弄得太大,反而会很奇怪。大部分纽约人很冷漠,他们看到Jay-Z都会装作不认识,有时候很难理解。

 

JENKEM:他们不和你打招呼是因为你难接触?

TJ:他们可能想多了,如果你来打个招呼,我不会用“滚开别挡我道”回复你的,我也会招呼你的,哈哈。对人友善是我的信条,我可不想当个混蛋,那只会导致恶性循环。我记得我小时候不少人总针对我,但他们现在都对我客客气气,一口一个“yo,TJ”,但我心里会对他说“F### Y##”,这是他们种下的恶的种子。

 

 

JENKEM:作为Supreme的滑手,你碰见过那些漂亮的骨肉皮么?

TJ:这个嘛,当然有过,但是。。。。(笑)骨肉皮们通常是有策略的,即使要搭讪也不会冲过来就说“天哪,TJ我爱你。”,不过这种伪装通常会露馅儿。上次有个妞,我们第一次见面,她不小心谈到了到我的狗,我心想“你从没听过我那他妈怎么连我狗长什么样都知道?”(哈哈)显然她只是装的,这种女孩儿太多了。

 

JENKEM:所以你的妞遍布天下咯?

TJ:对,我认识很多不同的妞,所以某种程度来说是吧。实话说,我并不是想装逼,但是我去的每个地方,都有无数女孩等着,每个地方。

 

9

拍摄 : jonathan mehring

 

JENKEM:那些疯狂的骨肉皮都对你说过什么夸张的话?

TJ:有个妞说“我知道你的家伙很多毛,但我还是要在你每天滑完后,用嘴帮你清理。”NASTY

 

JENKEM:你觉得Supreme的那些产品如何?

TJ:都是屎,“I don’t give a fuck”。我从来没有对服饰过分的在意,但如果你们那么重视的话,我也不反对。把我应得的钞票按时给我就好(笑),Hustle不能断。

 

JENKEM:谁给你的赞助更多,adidas 还是Supreme?

TJ:看着人如果够聪明,应该已经有答案了。看看是谁和谁比,答案非常明显。

 

JENKEM:你为这些品牌存了多少素材?

TJ:多到你怕,哈哈。我一直在拍,2018年我会出点狠东西的,然后我会退役,开始我的说唱生涯。

 

JENKEM:我看你很爱戴du-rag,你觉得谁戴的最好看?

TJ:我是唯一一个这么戴的,还有谁戴?Sage?你知道他是学谁的吧?

 

10

du-rag最佳演绎  拍摄 : jared sherbert

 

JENKEM:Sage才说过他在滑板圈pop最高,你觉得呢?

TJ:当然!他是个老江湖了,他现在都不滑了,他也不想和我一起滑,他很清楚这个事情。哈哈开玩笑。他还在滑,不过我们风格不同。我看过他穿着一些跑步鞋刷街(笑),我会质问他“你在做什么?”。而你只会看到我在街上或板场肆虐,要么我就不滑。

 

“如果可以我倒希望对Hater征税,他们废话太多了。”

 

JENKEM:你知道这个世界坏成什么样了吗?网络中立性你知怎么回事吗?

TJ:你说的是什么?是那个上网都要额外付费的事吗?

 

JENKEM:差不多,就是你看ins或者看毛片都需要额外付费。

TJ:都想挣钱。我不太会为这种不受我控制的事情发飙。大家都会抱怨,但又能怎样呢?还不是要老老实实付钱。这事真的要发生了么?

 

JENKEM:没落实,正在讨论中,不过很有可能。

TJ:大概要多少?20刀每月?(笑),去他妈的吧,别为了这点小事计较,当个Hater。如果可以我倒希望对Hater征税,他们废话太多了。如果你是个没工作的废物,我们也不用看你在网上瞎几把喷了,这可是个好事。

 

11

拍摄 : jared sherbert

 

JENKEM:其他事情你有所关注吗?

TJ:什么事?政治?朝鲜核问题?老实说,我不在乎。我看新闻都是为了消遣,世界成了什么样子我都能活下去。我不是总统,控制不了这些东西,所以坐着看看电视就好。但如果我有能力改变些什么,我会去做的。朝鲜炸不炸美国我不知道,川普多傻逼我也不知道,只是希望不要又挑起什么战争吧。

 

JENKEM:对,希望世界别乱套。所以如果有机会,你会参加奥运会吗?

TJ:为什么拒绝呢?

 

JENKEM:你不觉得老套或者没意思吗?

TJ:你觉得老套?

 

JENKEM:很多人不喜欢这种滑板“运动”。

TJ:有很多人不喜欢所有事。如果你要得到所有人同意,那你什么也做不了。睡不想拿金牌?Hater根本没机会参加比赛,因为没有嘴炮比赛。

 

 

 

 

 

 

 

 

 

原文:JENKEM

采访: Alexis Castro

翻译:鱼粉 @鱼粉WorldWild

只发自己喜欢的,diggin多一点、深一点的,随着浮躁的时代走了太久太累,还是走自己的步子比较好

762 views Post By: Skate Rat @ 五 07, 2018
Shar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