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NEWS

[中英]采访:盲人滑手Dan Mancina

[中英]采访:盲人滑手Dan Mancina

 

选译自Jenkem

 

Dan_2

 

相比于那些到了地形只会抱怨、吹牛、休息,但就是不滑板的“滑手”来说,Dan Mancina就是另一个极端。

 

Dan是在最近四五年里失明的,他也是第一个和我谈起失明这件事的盲人。他仍然滑板,打猎,带他女朋友去约会,只不过做这些事的时候眼睛看不到了而已。他并不(我大胆且愚蠢地这样认为)因为自己是盲人而感到羞耻。他不会花任何时间去忧心忡忡,所以当我们聊的时候,他毫无隐藏地告诉了我失明之后怎么生活做事。Dan告诉了我们他如何没让失明战胜自己。

 —

 —

你是怎么失明的?

 

我眼睛上有一些疾病(Retinitis Pigmentosa),这是遗传病。它在不同人身上的症状不同,但它会从外到内慢慢损伤你的视力。我的几个兄弟也都有这个遗传病,但他们现在仍然可以开车、做事情。相比于它对我几个兄弟的影响来说,它对我的影响来的更快,更有攻击性。我在最后的四年里失去了大部分视力。

 

你现在还剩下一些视力吗?失明之后是什么感觉?

 

我右眼的一小部分还有一些微弱的视力,如果按照百分比衡量的话,这部分只有5%。但它看到的只是阴影和光。如果一个东西不动,我就基本上看不到。它不是干净的视力,就好像你透过层层塑料纸看外面一样。当我慢慢走路时,这点视力帮我避开大型障碍。当我滑板的时候,我看不到我的板子和脚。

 

Dan_full_pipe

 

失明之前你最少拍过一个片段,你是想要得到赞助吗?

 

应该是吧。我高中毕业之后就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在一个滑板/滑雪/冲浪商店工作了四年半。我曾经是Vans的Flow。这挺有趣的,但那里的气氛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对滑板的热情减少了很多。因为我来自一个小地方,我从未听过有关滑板的“评论”。在我们那里,不管你的风格和衣服搭配怎么样,只要你能把动作做出来,其余的都无所谓。但当你突然到了另外一个地方,那里有太多的好滑手。大家只能依照更高的水准被分等级。我不怎么喜欢这种观点,我总是觉得只要你滑板,就一切都好。这就要看你怎么看待滑板了。我希望可以和朋友们一起滑板,一起开心。

 

你尝试过去得到Blind(滑板品牌。形容词:盲的,没有视力的)的赞助吗?

 

没有。我时常这么想:要是我得到Blind的赞助就是绝配了!

 

Dan_wallride

 

你已经是盲人了,现在你如何滑板?

 

我有一次来了灵感,建造了一个BOX,然后我就尝试性地看看我能做什么。最初我不用手杖,但手杖带来了戏剧性的效果。这有些滑稽,因为其他人看到我会说:喔,那个人是盲人吗?。我一般把BOX带到网球场,沿着白线,把它放在地面上的小坎后面。我把板子带过小坎,知道BOX就在面前了。我用手杖探到BOX,然后起跳做动作。我从没有到街上滑过板,我很想去试一试。那肯定和做大动作相比更有创意一点。我有很多很多想法想要去尝试,但不是所有的都行得通。这和我能看见的时候一样:你脑子里有很多想法, 到了一个地形之后才发现:哦,这想法可能实现不了。

 

既然你已经不能看滑板视频和杂志了,你怎样跟上滑板圈的变化呢?

 

我不跟进滑板圈的变化。我已经开始听Really Sorry(滑板片)和PJ Ladd的Silence Is Golden。当滑板配上音乐之后,你只能隐约听到滑板的声音,这时它们听起来非常不错。我喜欢一遍一遍地听。

 

在你失去视力之前,你有没有一个“必须要见到的东西”清单?

 

我一直很在意生命中的瞬间,不管是看着我儿子的时候还是站在山顶的时候。我也有意地尽可能多多地看。大多画面我已经记不住了,我记住的是那些感情。但是我已经意识到即使没有视觉我也可以感受到同样的感情。视觉也只是一种可以提供感情的感觉而已。所以我已经学会从其他感觉中得到同样的感情。不管是通过演讲还是滑板。如果我可以感受到同样的开心,我就没有错过任何事情。

716 views Post By: Skate Rat @ 一 09, 2017
Share to:

COMMENTS